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喻叶/60分】女仆装

*还债6/7

*啧我觉得你们是不是肉吃腻了啊快告诉我QAQ

*方极了

*没什么长篇想要连载的orz 要找我联文我都欢迎(*/ω╲*)

*如果没意外的话你们大概会在周二和周六的固定两篇肉加上不定期长篇/深夜60分渡过_(:з」∠)_

*剧情啊第一次呢orz

*这次晚了一个多小时真的不好意思!!!!!!


————————————————————————————


叶修怔了怔,看着快递小哥一脸诡异的表情没有说话,只是淡定的拿出信用卡刷了pos机转身将门关上,至于快递小哥一脸什么表情叶修不想知道也不想明白。

 

对,不知道已经是多少次了。

 

叶修记得他多次和喻文州说过,快递最好不要货到付款这样家里一定要有人待着,而有人看到收快递的是个男人,订的东西却又是些成人玩具,而这些玩具刚好比较适合女性的时候,快递员的表情总是精彩的像是吃了一堆苍蝇一样。

 

叶修托腮想了想,大约不是一堆苍蝇吧,估计是连屎带苍蝇都吃了呢。

 

而喻文州则不以为然的勾了勾唇角,说是什么随便他们怎么想,毕竟两个大男人搞在一起对于快递小哥来说大约还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他们的大脑中也许还没有形成‘同性恋’这种存在的概念吧。

 

叶修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觉得挺有道理然后自然而然的......习惯了?

 

今天门铃响起的时候,叶修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有时候太过纵容喻文州而将他锻炼出一种喜欢购买各种奇怪用具的癖好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更何况负责他们这个地区的快递小哥都好像认识他了一样,有时候也会胡侃几句才走。

 

叶修有些疑惑的关上了门,虽然今天喻文州有提醒他会有快递但是不同于往的小巧包装,这次有些扁平的盒子成功的引起了他的好奇心。被包装的十分严实的盒子似乎像是在掩盖着什么事实一样,叶修难得的好奇起来,立马动手将最外层的胶带给拆了下来。

 

修长的手指拆包装的样子竟然十分好看。

 

像是用来装衬衫的盒子一样,扁平的盒子包装比较精致,上面的丝带在快递的运输下而变得有些凌乱,却毫不妨碍撕下胶带后美观的外壳。叶修也不想等喻文州回来再看是什么,便将丝带解开后打开了盒子。

 

“......”

 

叶修有些惊讶,双眸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有些不自然的咬了咬牙将手上的包装迅速重新整理好。

 

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然后叶修麻利收拾好了刚刚拆开包装的痕迹准备将整个盒子扔到外面的垃圾桶里去。

 

顺便再塞上点报纸和垃圾?这样文州就不会看到了吧。

 

 

 

叶修心里暗搓搓的想到,毕竟喻文州这次选择物品...意外的令人尴尬。

 

并不知道女仆装是为何会被喻文州选中然后出现在购买名单里面,却在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叶修耳根红的发烫。也不是什么过分的颜色,黑白的女仆装还带着蕾丝的花边,布料也属于上乘的不那么粗糙,在指腹摩擦的感觉意外的舒适。细长的绳子用来绑在脖颈处,却巧妙的处理过使得不会勒到气管。

 

叶修愣了愣却还是毅然决然的站起身开门准备将盒子扔到楼道内的垃圾桶里。

 

转身的时候眼角映入一片熟悉的衣袂,沿着深色将实现往上挪动了几尺,便抬头对上了喻文州含笑的双眸。

 

“......”叶修转过头没去看他,动作微微有些僵硬,嘴角不大自然的扯了扯,然后将盒子藏在身后。

 

喻文州好笑的看着叶修:“前辈你在怕什么?怎么样,快递收到了吗?喜欢吗?”

 

叶修轻哼了一声,眼睛里飞过一丝戏谑:“我可没想到手残大大有这种喜好啊。”

 

喻文州好整以暇的看了他一眼:“前辈,喜好都是培养出来的。不是吗?”

 

叶修挑眉看了他一眼,嘴里的语气马上变成了嘲讽:“原来,文州大大知道自己的速度不够啊,只能靠道具来弥补了呢。”

 

“前辈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自己来呢。”喻文州突然靠近他的耳垂,温热的气息洒在脖颈间蔓延成一片绯红。

 

对上喻文州笑吟吟的双眸,弯了弯眉眼:“既然如此,那我只能恭敬不如从命啊。”

 

然后双手将那个拆过的盒子奉上。

 

黑色的包装盒被叶修托在手上,衬得叶修的手更加白皙。

 

 

 

※※※

 

 

 

“前辈......”喻文州喃喃了一声在叶修满是汗水的耳边厮磨着,温热的呼吸刺激的叶修又是一阵轻颤。

 

“...啊?”叶修有些低哑的嗓音明显是刚刚大量的劳动力而造成的后果。

 

喻文州抬起了身子微微顶了顶,叶修果不其然发出些支离破碎的喘息声。满是吻痕的身体使得空气里的情欲因子越发旖旎。

 

有些单薄的骨架却撑的这件女仆装异常的好看,蝴蝶骨衬着两根黑色的丝带在脖子后面打上一个结。适合女性而及膝的围裙却只能到正常男性的大腿根部,动作有些微顿的叶修似是瞪了瞪喻文州然后认命的将围裙套上。

 

然而现在因为一场激烈的运动后裙摆沾着粘腻的白色液体,有些皱起的围裙显得好像刚刚被蹂躏过一样,更何况叶修因为薄汗而黏在额头上的发丝隐隐约约的像是诱惑。

 

凌乱的床单和被子被喻文州推倒一边,房间里散发的气息格外的糜烂,昏黄的夜灯只能照到叶修背部,看不见他背光的脸上有什么表情。

 

喻文州又蹭在他脖子处磨了磨。

 

“怎么了啊...文州大大,嗯?”叶修好不容易缓过起来便见着喻文州有些难耐的眼神。

 

喻文州勾起唇角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又用力顶弄了几下将人弄的魂飞魄散,就连呜咽都变得语无伦次。

 

“没什么——”喻文州顿了顿“好看。”

 

“非常好看。”

 

叶修还给他一个当然的眼神,似乎经历过后脸皮就增加了厚度一样,不再红了耳根。


评论(17)
热度(413)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