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all叶/连载】野兽之城#06(R18/大写的污)

*嘿大家好我又来了,这里巫山不是污山【躺】

*依旧是一个过渡章【捂脸】希望大家不嫌弃我的渣文笔和剧情【。】

*下一章带肉...150+热度我就明天更?

*寒假大家开心就好【捂嘴】我也更新得多一点好了【躺】

*只是我周三考试而我曲子还没练出来【。】一个都没背出来要死人了【口吐白沫】

*希望不会被屏蔽【躺】

*你们要猜下面的剧情玩吗?欢迎捉虫欢迎轻喷

*喜欢的请给个爱的蓝手红心么么艹!

*带CP @暝双_不做完寒假作业不改名 


感谢所有仍旧支持这篇文的读者


——————————————————————————

目录:#01 #02 #03 #04 #05

——————————————————————————


参议院的工作区是在市中心那栋楼的23层。


楼层中间一张巨大的会议桌旁边分布了许许多多的电脑桌和茶水间,儿其中一个用玻璃划分出来的五人会议室里此时坐着两个人,两人一个将脚翘在沙发上,一个双手交叉规矩地坐在对面。


叶修斜眼看着他,将那么案件扔在桌上:“江波涛你当我傻?里面的文件去哪了,你说。”


江波涛坐在桌子的对面,伸手拿起了被叶修拆开的文件袋看了一眼,然后笑道:“前辈,里面的文件去哪了我也不知道啊。”


“不管是谁,最后一次是出现在你手上吧。”叶修勾唇也回了他一个笑容,“既然在你这里,那你有必要解释一下去了哪里。”


江波涛垂眸没有说话,两人之间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愣是等了半分钟才等来江波涛接下来的话语。


“前辈也不想想这是哪里......我能随便拿这种重要的档案吗?”江波涛说道,手指敲打着桌面的声音竟然有了旋律。


“不可能。”


他没有说话,只是侧了侧头去看窗外那一片黑暗。


今天的阳光,却是没有出现过。


叶修目光就是不去看江波涛的双眼,漫无目的的扫视着这个会议室的每一处,将细节深深刻在眼里。


“那么...如果,本来就没有呢?”


江波涛的声音在这一瞬间像是冷水一般泼在了叶修头上。


说完,他猛然抬头看江波涛的眼神里充满了另一只感情。空气现在是真的凝滞了,叶修僵硬的动作和满是问号的大脑无论他平时再怎么随机应变接受事实,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感受这种天堂地狱的区别。


叶修猛地咬住了下唇没有说话,抓紧了扶手的右手有些过于用力。


档案袋没有那个人的档案时会是什么情况?


在野兽城便只有一个可能性。


——养殖人。


野兽城是一个混乱的地方,许许多多的案件在每时每刻每分每秒发生;而那些遭受强奸案的受害者们万一诞下了孩子却又无力生养,他们便被出售到野兽城的地下拍卖场——一个集所有黑暗,下流,恶心为一体的交易场所。那里有一个地方叫人类牧场,每一个被送进去的弃婴或者被人绑架进去的人都被贴上一个编号,然后等到一定年纪以后就会被看中眼的买主标下,成为所谓的性伴侣。但是那些从小就在人类牧场长大的弃婴却是不会讲话也没有任何认知,只是知道普通的生理问题该如何解决。不过也是,性奴而已,为何要知道那么多?


但是仅仅以弃婴为收入来源,那些黑势力又怎么会甘心,每分每秒在野兽城和其他城市散步的眼线便会以各种方式运送那些无力反抗的幼童或者自愿进来的人类进来。


而那些从人类牧场出来的人,便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养殖人。


可想而知,养殖人的一生都是在人类牧场长大的,又何须什么档案来记载?更何况,连名字都没有。


“你......你怎么知道?”叶修强装冷静道,捏着档案袋的手却颤抖着几乎将文件抖落。


“这么说你就信了——老男人真不经骗。”走过开放式会议室去向茶水间的孙翔嗤笑了一句,“你的档案不是放在那里的,参议院和众议院的档案是放在另外一个档案室,真是轻易相信别人,你到底是怎么在混下去的?”


叶修颤抖的双手终于承受不住太大的冲击嘭的一声放了下来,像是舒了一口气般整个人眼角都泯红了。


“孙翔,不要乱说。”江波涛交叉着双手平静道,“前辈......如果是真的呢?”


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双手紧紧握拳看了江波涛半晌。


“江波涛...你真不会说谎。”叶修翘起唇角轻笑着,“如果是养殖人...那我是怎么成为议员的?如果我是养殖人为什么我的档案会出现在市政府的档案室里?有常识都应该知道养殖人的档案都是存在地下拍卖场的资料库里的吧。”


叶修突然凑近江波涛,双手撑在两人之间的桌子上:“江波涛,你真不会撒谎,养殖人的资料,应该是绝无仅有的,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江波涛没有说话,只是抬头认真的看了叶修几秒,然后转身出了这个会议室,“那,我再帮忙找找吧......”


他走后叶修却没有离开。


叶修浑身瘫在沙发上,顾不得这里不能抽烟的规定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香烟,一手指夹着香烟另一手拿出打火机,刷的一声点燃了香烟。白色的烟雾和尼古丁的味道充满了鼻腔,掩盖住了多日来身上因为性事而留下的味道。而桌面上的文件袋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那里,无人问津。


五人的会议室是一种开放式的设计,玻璃做的墙壁可以清楚看到外面一圈电脑桌和中间那个巨大的会议桌。外面的青年员工不时地走向茶水间打发这漫长的工作时间。匆忙的身影在叶修眼底掠过,像是飞逝的时间一样直到铃声响起将他从发呆中拉回了神智。


“......喂?哪位?”叶修顿了顿,开口道。因为分神时间太久,刚刚回过神来的他声音有些迟缓。


“前、前辈......我这里有人喝醉了,能帮我一起抬回去吗?”


那人青涩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叶修猛然清醒看了看手机屏幕——邱非。


“邱非么?行啊,你把地址告诉我我马上就来。”


叶修说道,用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另一手随便从文件里抽了一张纸出来拿起随身携带的笔就准备写下地址。


电话那边显示传来了些许物体撞击的声音,然后嘈杂的音响声音和像是酒杯碰撞的清脆声清晰的传到叶修耳膜,叶修无奈地勾唇笑了笑,“邱非?”


“唔前辈...地址就是——”邱非好不容易有空说出一串地址就被接下来的背景音乐覆盖住了。


叶修盯着地址久久没有说话,方才听着邱非在电话里询问的声音才回过神来说了声马上就到。


——真是没想到......邱非那孩子,也会去酒吧了呢。


......


站在酒吧门口,叶修双手插着口袋一脸不敢置信。楚云秀自己开的酒吧叶修也不知道来了多少回,回回都是被苏沐橙那孩子硬拖着进来。他也知道,这在市中心里出了名的酒吧就此一家,名字好听得很,其实内里也是一派淫靡。


烟雨。


一个就像是江南水乡旁边酒楼的名字被套在一个酒吧身上,别扭是别扭,却也别具风味。依旧是一片黑暗的天空,酒吧还没进门就能透过玻璃门看见里面的灯光透了出来,五颜六色却也缤纷绚丽。酒吧四周的店家也都开着那几乎能将黑夜照亮成白天的霓虹灯,嘈杂的音乐从厚重的玻璃后传了出来。


一声声地勾人,也一声声地恼人。


叶修嘴角勾了勾,然后伸手推开了门。映入眼帘地自然是一片糜烂的色彩,舞池中跳舞地男女衣着不堪姿势诱惑,酒杯与酒杯的碰撞声,和身体与身体的摩擦声犹如耳边。


“前辈?这里——”吧台旁边一个人捕捉到了叶修的身影,连忙招手示意。邱非用手抓住旁边那人的手腕,硬是没有让他头直接磕到吧台上去。


他抿唇迟疑了一会,然后才走进吧台,“邱非?他是......”


“还好前辈来了,这是唐昊。他...想必前辈已经知道了,关于一周后的众议院代表选举,他也是候选之一。”邱非像是才舒了一口气一般,伸手推了推那倒在吧台上神志不清的男人。


那男的翻了个身,差点从椅子上倒下来,邱非赶紧伸手拉住他,“今天和他谈公事,却突然走到了酒吧里......谁知,唐昊他喝醉的会这么快。”


叶修在邱非身旁找了个位置坐下,托腮看着邱非:“那......你打算送他回哪里?”


邱非摇了摇头,四周刺耳的音乐让他有点头疼:“不知道啊...前辈,不如把他放在酒吧的房间一夜?”


“你能放心?”叶修反问道,手指敲击着吧台的桌面,把玩着离他较近的玻璃杯,“他现在可是整个政治圈的红人,众议院代表能做的,远远比众议院的议员多得多。”


“你看那里,”他随意指了指角落的几个人影,“众议院代表候选在这里可轻可重,盯着他的人,也不少。”


周围的人影却没有发现叶修早已知道了他们的所在,只是尽职的伪装着履行他们的职责。甚至于角落处正在交媾的一男一女都是被叶修指到的眼线。空气中弥漫的气息带着一丝性爱的味道,加上酒精和尼古丁的气息混合在一起,足以变成令人放下一切的催情药物。


更何况这里是野兽城啊,这个本就没有所谓底线的城市。


邱非点了点头,“我试着把他叫起来,尽量抬到房间里去吧?等他早上醒来就好办了。”


“嗯......这里是老韩的底盘,不如我先打个电话叫人来,你说怎样?”叶修说道,立刻掏出了手机,却下意识地用另外一只手拿起那个离他最近的玻璃杯一饮而尽,“人在霸图这里,也方便多了......”


他看着叶修的动作微微张了张嘴,见他毫无反应地将辛辣的酒精吞下诧异道:“前辈...你刚刚喝的,是酒。”


叶修一顿,方才回过神来弯下腰倒抽了一口冷气,拿在手上的手机也差点撑不住掉在吧台上。


“我就说这水怎么那么辣......”


他咬着牙问那吧台里面的调酒师,脑内的眩晕感几乎让他撑不住。


而那调酒师却也不抬眼,自顾自地混合着自己手中颜色缤纷的鸡尾酒。


“先生啊——白里带蓝,深水炸弹。”


评论(10)
热度(630)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