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all叶/连载】野兽之城#10(R18/大写的污)

#大家好这里巫山

#爱我就给我红心和蓝手!

#欢迎捉虫欢迎点梗欢迎轻喷


#带CP @暝双_不做完寒假作业不改名 

#没有存稿了/冷漠

#这章很重要很重要呀:记得仔细看:如果看懂大约就能知道叶修的具体身份了xDDDD这身份我简直喜欢得不得了啊【躺】

#写到第十章我这流水账一样的剧情.............ohno我知道你们扛不住了【躺

——————————————————————————

目录:#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10


为了把唐昊找到,叶修可费了不少心思。


他靠在椅背上重重舒了一口气,算是解决了楚云秀那边的问题拿到了那十一个人的名字,那接下来只要去查他们的档案就好了。


档案,又是档案。


叶修摇了摇头,从一旁的办公桌上拿起了一瓶矿泉水想要打开却发现毫无力气。也是,昨晚太过激烈的性事和只有六个小时睡眠让他无耗用更多的力气。

连矿泉水盖子都打不开——叶修自嘲地勾了勾嘴角,扶着办公桌站起身慢慢踱步到茶水间去倒咖啡。


冲咖啡的过程很简单。打开橱柜拿出装有袋装咖啡的盒子,打开盒子拿出一包咖啡,然后将袋子剪开把咖啡粉倒进杯子中,再冲上热水搅动一下,一杯滚烫醇厚的咖啡就这么冲好了。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六个动作,叶修却无力将手举起来。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体像是被碾压过一样无法动弹,每一寸身体都遍布青紫的痕迹,不知情的大约还会以为他被强暴了。不过张新杰似乎也特别细心的没有在他脖子处留下特别难以抹去的痕迹,好让他在市政府大楼不会那么尴尬。


他踮起脚想要以这个高度去打开橱柜的门,却发现悬空的橱柜第一次那么难以触及。


就像逃离野兽城这个愿望一样,难以实现。


“叶修?”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叶修转身一看发现果然是熟人,便勾了勾嘴角算是打了个招呼。


“怎么,你不是和林敬言一起去视察了吗?”


此人正是那次提议强奸保护法上没有见过的张佳乐,一头妥帖的头发和一个随手扎起的小马尾一点都看不出来凭着他吊儿郎当的模样其实他也是一个议员。他随意地靠在门框上,嘴角笑容和叶修一样戏谑。


张佳乐努了努嘴,“老韩不是说你麻烦了吗?怎么,你也有这么一天?”他打量着叶修踮起脚尖够那个橱柜的动作咂嘴唏嘘。


“老叶,你这是怎么了......?竟然连这个橱都够不到了?”


叶修一眼扫回去让他在气势上吃了瘪,张佳乐把耳前的碎发撩到了耳后。


“乐乐你省省吧,就你那话连小孩子都不够嘲讽的。快来帮哥拿一下那个咖啡啊,真是人越老越矮了。”


“你......真是一回来就没好事。”


张佳乐不情不愿地白了他一眼,帮他从橱柜里拿出了那盒咖啡。“我跟你说啊,冯宪君这阵子是越来越不消停了,你看你们这些区都出的是什么事啊——”


“好好好哥知道了乐乐你快回去吧。”


“我也没想说给你听,不听算了啊不过刚刚肖时钦跟我说要你到他那里去,你冲完咖啡快去哈。”张佳乐漫不经心地用手指翘着门框囔囔道,“爱听不听。”


叶修实在受不了张佳乐这开启老妈子一样的话唠模式,像是要通过话唠来抵消叶修先前造成的嘲讽伤害,“那你去跟肖时钦他们说一声我马上就来。”


张佳乐没好气地呵呵笑了笑也不想再去理睬这个见面就觉得欠揍的人,留下叶修一个人磨磨蹭蹭地在茶水间冲泡咖啡。


当他端着咖啡慢悠悠地走回工作区时看见肖时钦和江波涛在会议室里朝他招了招手,便转了个身向他们走去。一路上不少后辈朝他打招呼,他也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就不再理会。


“咋了?肖时钦你找我什么事啊?”叶修双手捧着咖啡嘴里呵着气,有些阴冷的天气是他身上的衬衫所抵御不了的。


江波涛见了他有些怕冷的样子便走到中央空调的控制处将整个楼层的温度调高了几度,看得叶修弯了弯眉眼止不住笑意,嘴里不断道这前辈真是贴心棉袄一个。


肖时钦止住了叶修漫无止境的胡说转而说起正事,“叶修,昨天半夜你给我发的那些身份号码,我在资料库里找不到。”


身份号码是野兽城每一个居民都有的东西,通过身份号码能在资料库里查出来那人的档案和生平事迹,不管大事小事只要被监控录像拍了下来便会事无巨细地列在档案之中,以防万一。其实有名字也能在资料库里查到,但是重名重姓的居民数不胜数,搜查身份号码相对来说更加简洁明了。


“找不到?”叶修皱了皱眉,握紧了手中的瓷杯,“怎么可能,难道楚云秀给我的身份号码是假的?”


江波涛摇了摇头,抬眸对上叶修的眼睛:“不大可能,虽然不知道你昨天和霸图做了什么交易,但是他们既然说了如果不如实报出那十一个人的资料那么就不会实施应有的保护措施。失去了霸图这张保护伞,烟雨还想在市中心活下去的可能性非常小,楚云秀不是那么任性的人。她不会拿她一生的产业做赌注——更何况,这是举手之劳。”


他的话十分在理,就连叶修也挑不出来什么毛病。更何况叶修自己也清楚楚云秀的性子,他一只手揉了揉紧皱的眉间,细细思索着这件事。而他第一个否认的,便是楚云秀会报假的可能性。


肖时钦站起了身子,椅子在地上摩擦发出的声音将叶修拉回了神,见他走到会议室门前把门关上,听他说道:“不知道前辈知不知道,养殖人也是有身份号码的。”


叶修沉默了一会,挑眉勾了勾嘴角。


知道,当然知道。


养殖人唯一的证据来证明他/她活过便是这个身份号码。一个像是名字一样伴随一生的号码。


叶修双手捧着杯子感受着咖啡的温度,抿了一口滚烫的液体,闻着浓郁的苦涩味道进入鼻腔。


“......你是说,他们有可能是养殖人?”叶修嗤笑了一声,“你在说笑话吗?养殖人都是没有受过教育的,更何况地下拍卖场又怎么会放任养殖人出来乱晃?作为性奴的存在...还去酒吧?”


肖时钦扬了扬手中的资料,稍顿道:“我知道这不大符合常理,但是按照楚云秀给的身份号码,既然市政府的资料库里没有那么一定在地下拍卖场的资料库里了。地下拍卖场是唯一一个不受政府管辖的地方。而且我相信前辈不是不知道,养殖人不仅仅可以是弃婴,也可以是...被绑架来的。”


他猛地抬头,脑海中的想法就怕被证实。


他听到肖时钦接着说:“被绑架来的养殖人也有成年人也有未成年,为了活下去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卖命干任何事情?叶修,养殖人是他们所卖的奴隶,是物品一样的存在,可以进行交易——只要钱够多。”


交易。


叶修大脑突然有一秒的空白,然后刹那间归于平静却不能躲过叶修的潜意识。他在口中慢慢咀嚼理解这个词对他的含义却一无所获,交易...吗?


“那,你黑进地下拍卖场资料库的几率是多大?”叶修心中了然,明白了肖时钦的想法。雷霆算是野兽城情报局一样的存在,肖时钦作为第一把手当然是当之无愧的电脑高手。


“不到四成。”肖时钦沉声道,“而且前辈,查到了之后你又能怎么样?不管是谁的手下,还有可能一无所获。更何况拍卖场和市政府一直处于一种对抗的存在,如果被他们反追踪那......”


“就算被追踪到那有何不可?政府的势力大还是地下拍卖场势力大?”叶修沉声道,“我们还会怕他们不成?”


肖时钦抿唇没有说话,反而看向江波涛。叶修见江波涛双手撑着桌子又放下,方才开口:“前辈......你休了一年的病假大概不知道,现在几乎每一个区都有地下拍卖场的眼线渗入。”


叶修一惊,眼神皆是按耐不住的诧异。


“而更可怕的是,我们却找不出来那些奸细。”江波涛双手交叉着面对叶修讲到,声音很轻却也很严肃。


“......但是唐昊。”叶修嘴角的戏谑松了下来反而是一脸严肃,“他的性命也关系到以后自愿参与政治的人们的意愿啊。如果没有新鲜的血液...那对我们,是大大的不利啊。”


当然不利,如果没有新人的加入,那么众议院迟早要被陶轩刘皓他们给生吞活剥成为自己的势力了。而刚好,众议院的投票结果,也能左右三分之一的提案成功率。


江波涛拉了拉叶修的袖子想让他不要如此的走火入魔,望他凡事三思而后行。


“不用管了,我会有办法的。”叶修抿住了嘴唇,“唐昊我是一定要救出来的,就当是为了以后众议院和参议院交好也方便一点。”


肖时钦思考了几秒,才郑重道:“好。”


我尽量。


这句话,肖时钦他却并没有说出口。


评论(11)
热度(420)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