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all叶/短篇】笔仙笔仙.1

*关键词:笔仙


*嗨这儿巫山,好久不见各位——

*短小肉多还很甜,纯属乱取名字(烟)

*梗来自喻叶60分,不是抄袭拒绝撕逼谢谢

*标题是我随便取的...因为我入了一个深坑,每天都要循环。

*差不多连个四五篇就能完结了...大概是我唯一一个能填完的坑。

*请配合BGM食用么么艹【走起】

*欢迎捉虫,喜欢的给个红心和蓝手呗_(:з」∠)_

*带CP @暝双_开学更新 

*摸我一下...摸我一下...【等等这人疯了...............

*忘记艾特一个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反射弧QAQ @超高校级幸运E 


食用愉快√


↓↓



心脏X3:好无聊来召唤笔仙吧,哎呦我擦玩脱了这个笔仙真好看一副受虐气质怎么办好想干啊

叶笔仙:哟哪来的小鲜肉待我去祸害一下吸点阳气,等等你们放手这展开哪里不对啊喂


01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笔仙,笔仙......”


“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三人伸出了左手用指腹顶着铅笔,嘴里轻声一起念着,而黑暗的宿舍里只剩下他们头顶上那盏昏黄的灯晃晃悠悠地映照着他们苍白的脸孔。


现在已经是半夜,而阴气最重的时候便是正午和子时。


笔仙...笔仙......


而他们,就像是一群抱着好奇心和的无神论者,来尝试笔仙的传说是否会灵验。可惜,他们不是第一次玩笔仙,脸上的惨白大约也只是灯光的反射。


念了三遍之后,三人齐齐盯着铅笔却没有任何反应。其中一人顿了顿,重新开始了念起这些话语。


“笔仙...笔仙......”


那人故意压低了嗓音,似乎是为了配合气氛。


“若要与我续缘——”


声音骤然卡了一下,众人突然屏息凝神,紧紧盯着那微微挪动了一下的铅笔,看着它颤颤巍巍地勾勒出一个圈在纸上。而桌子四边的四人突然都有些紧张。


“——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开口的那人叫王杰希。四人握着的铅笔在他的说话声下慢悠悠地在纸上随意勾勒着什么。熟悉的笔迹让他们松了一口气,就算三人都放开了那支笔也不见笔倒下。


“叶修前辈......?”


坐在王杰希左手边的喻文州第一个出声,见叶修在纸上的【是】字画了圈,便放下了疑惑,却又继续问道。“今天怎么,这么久才来?”


第一次请笔仙的时候,他们大多都是抱着娱乐的心理,却没想到念完一遍后那支铅笔像发了疯一样动了起来,因为在纸上不断地来回滑动硬生生用力太过所以让铅笔折成了两断。而他们胆战心惊地捡起了掰成两段的铅笔,连送仙的咒语都没有念,直接将纸和笔拿到角落烧了个干净。去烧纸的张新杰瞥了一眼纸,上面隐约写了两个字【叶修】。


话音刚落,那支笔慢慢在纸上圈了个【否】,表示不想说。


不想说喻文州也不能勉强,毕竟人家是个鬼。却不想张新杰抬了抬眼,开口便戳中了这鬼的痛处,“前辈说话吧,已经查过寝了。”


当那叫叶修的鬼还想在否上画圈时,喻文州弯了弯眉眼将铅笔拿开。


靠。飘在空中的叶修从笔中抽身而出,心理暗骂了一句。他坐在桌上,铅笔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提了起来,最后被叶修拿在手里把玩。众人却只能看见那只铅笔在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旋转着。


而他们相处这么久,叶修也算是看清了这三位的脾性。被他们请来请去了几十回,不了解太多却也起码了解了一星半点。


他只觉得物以类聚这个话简直不能更对——看着外表就觉得很温和的喻文州,谁想骨子里却诡计多端;再看那眼睛有些不对称的王杰希,也是动作起来十分渗人;而张新杰,叶修表示他更不想说些什么。请他来卡着午夜零点他刚刚睡醒那会,请他回去也是压着早上五点的线把他的力气全部耗光才送回去。


对此,叶修连骂都不敢骂了。


“叶修?”王杰希问道。


熬了半天,他看着众人都要等不下去的样子才跑到寝室左边的床铺上坐下,显出身体。


“咳......”叶修扯了扯嘴角,“我说...你们最近怎么找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他身体斜斜地靠在墙壁上,左边的两张床竖着靠墙,右边也是一样。三个人的寝室有四张床,仿佛就是为了叶修而多准备了一个。


“不行吗?”


张新杰上前把叶修从他床上拉了起来,却抓了个空。叶修看着他的反应嘿嘿笑了笑得寸进尺地躺了下来。


“没事没事...你们开心就好。”


叶修无奈地撇了撇嘴,“咋了,今日把我抓出来就是来唠嗑的?唠嗑也就这么坐着?”


王杰希勾了勾嘴角,“当然不是聊天。”。


他起身打开了门旁的电灯开关,昏暗的寝室马上就明亮了起来。


叶修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然后转头便看到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笑容。


一瞬间恍然大悟,靠,又是那些肮脏的龌龊想法。


想跑也知道跑不掉,想回去一个人待着他们却又没有念送仙的咒语。身体早就渐渐显了出了实体,过了一开始若隐若现的那段时候。


咳了几声,小心翼翼地眼神看向喻文州,“那......有没有烟?”他吞了口唾沫,怀念起尼古丁的味道来。


喻文州眯了眯眼,“前辈,没有烟,有人你要不要?”


叶修呵呵笑了一声,刚想开口却被走到床头的王杰希按住了肩膀,力道之大让他无法起身。


四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一样,却也默认了王杰希的意思,起身示意张新杰跟着自己出去。


他吻住了叶修的唇瓣——鬼虽然不用呼吸,被吻得久了也会有点难受。叶修有些尴尬地撇过头,脸上泛起淡红。


“......我说——”他则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叶修表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王杰希压在了床上。


“喂......你们把我当啥,找我和找妓有区别吗!”叶修顿时有些恼火,虽然鬼没啥战斗力,但是阴凉的风吹在王杰希耳边也是十分渗人。


王杰希又怎么会想放过他,环住他的腰身咬了咬耳垂,“怎么今天念了许久才来?”


他还是抓着这个问题不放,抱着叶修的腰部感觉有些异样,却又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平日里念个一遍叶修就迫不及待地自己跑出来随意乱逛,今日念个三遍,铅笔才颤颤巍巍地动了起来。


“嗯?”王杰希又问了一遍,咬着叶修的耳垂摩挲。


叶修往后靠了靠笑了笑,“有事,有事......”


可笑,一个鬼又会有什么事?


他用力咬了一下耳垂,叶修吃痛地闷哼一声,“你放开啊...这肉体才刚刚炼出来两个月...还没长好呢,疼的很。”


王杰希手在身上这处捏捏那处揉揉,却丝毫感觉不到热源。“都两个月了...要多久才能好?”


叶修扯了扯嘴角,“大约一年吧。”


“一年啊...”


王杰希侧头看着叶修,“那这身体...现在岂不是敏感的很?”


叶修张了张嘴没有出声,心里却暗自靠了一声。


说起来半年前那会,作为新生的他们几个搬入宿舍。叶修亲眼看着他们把东西放在了正躺在床上的自己身上,当然,没有人发现过他。作为一只无所事事的鬼,他的每天主要工作就是看着这群年轻人忙活然后消耗自己的时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叶修每天在宿舍里看着他们出门上课,嘴里叼着个纸圈就为了过过嘴瘾。偶尔看他们急急忙忙跑回来洗澡时还会跑到浴室里对着他们身体感叹一下年轻的力量,其他的他倒是没啥想法了。


本来以为会安静地看着他们直到毕业,只是半路出的岔子打乱了所有人的脚步。如果不是他们玩笔仙的时候被一股力量吸入铅笔里,叶修根本不会被他们发现,甚至不会有机会修炼出肉身,有机会再次去找那个人。


一来二去熟了以后,他们就发现叶修其实是只好鬼。这好鬼哪里都好,就是嘴毒。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招出来的次数多了以后,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些实感,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竟然能摸到实体。


——仗着其他时候身体若隐若现别人看不见的特性,正大光明地看着他们进去洗澡而又不会被发现,直到有一天直愣愣地站在浴室被喻文州抓住了有些显形的身体干了一发,莫名其妙地导致身体...更加明显。


许是因为,鬼吸点阳气能修炼成人的原因。


年轻人,当然都是气血方刚的。知道了这个以后叶修倒是放开了许多,可毕竟大男人一个怎么甘心被一群小鬼折腾,总想翻身上位结果却也可想而知。


“所以是有什么事?”


王杰希手指在他肚脐处撩拨,时不时惹得叶修一阵轻颤。


“阎王爷有急事,怎么,你想一起来?”


他一脸不置可否,吻住叶修那薄唇,舌头往里绕了一圈。


“不了,一个月没见,先收个礼。”


然后不由分说地,解开了人身上的衣服。


TBC


评论(44)
热度(417)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