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all叶/短篇】:恋(_)癖

* 这儿巫山,各位下午好√ 无肉但污,看起来像是肉渣(?)

*本文不是纯粹的以恋/物/癖为性/快感来源

*不喜慎入。不喜慎入。不喜慎入。

*欢迎捉虫欢迎供梗欢迎轻喷&喜欢的给个红心和蓝手么么

*顺便管理员求.不.封

* 张叶喻叶周叶双叶韩叶黄叶【未知】翔叶,也许写的不是很明显吧我的锅【蹲着】其实是王叶

——不喜欢符号间隔的可以走微博玩w喜欢的记得回来点个赞√

点我


食用愉快√ 


(1)恋靴癖

 

他双手揩去鞋上的细灰,本来就没有多少污渍现在更是干净异常。脸部几乎凑到鞋子面前,像是要忍不住亲上去一样。

 

“很喜欢么?”

 

他坐在椅子上抬了抬脚,尖头的军靴被擦到有些反光,绿色的军裤塞入及膝的长筒军靴里,脚尖抵住人下巴。

 

不同以往的强硬和身着军装的气势,让面前那人肩上仿佛压了一座大山。

 

叶修身子颤了颤,看向靴子的目光有些涣散,下巴被鞋尖顶得有些刺痛甚至出现了一丝淡痕。

 

“......喜欢。”他呼吸突然有些不稳。

 

“那,应该称呼我什么?”

 

他一手靠在右边扶手上撑着下巴俯身看着叶修,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反射出的光让叶修根本看不清那人的神情。他的脚往下划过叶修胸口,往上蹭了蹭喉结。

 

“嗯?”

 

他又问道,清冷的声音让他有些无法抗拒。

 

“是,长官。”叶修抬头,毫不掩饰嘴角的笑意。

 

(2)异□装□癖

 

“干什么。”叶修皱了皱眉将那衣服放在一边。

 

“当然是让你穿啊。”他又将衣服拿起来递给叶修,挑眉示意他穿上,“你穿着...应该会很好看。”

 

放□肆地伸出手指在人耳垂上揉□捻了几下,然后向下划至喉结轻轻把玩。

 

“呵。”叶修声音顿时有些不自然。

 

那被拿起的衣服是一件黑白的女仆装。白色的围裙在黑色的底裙上面显得格外惹眼,更何况按照叶修尺寸的女仆装刚好遮住下□身。

 

“不会吗...喜欢看你在黑色的裙子下露出两条大腿,腿缠在我腰上的样子——”

 

“还有你绯红的耳廓加上轻微的喘□息,唇瓣被吻到红□肿又会是怎样......”他勾了勾唇角。

 

“想想,就诱□人。”

 

“滚——”叶修咬牙低声说道,还未将衣服扔掉便被人勾起了下巴。

 

“来吧,叶修前辈。”

 

(3)手控

 

“帮我。”

 

那人睁大了眼睛,抓起叶修的手想放到那处,却突然停下。他抓着手指,微微张口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叶修皱了皱眉,“怎么了?”

 

那人像是看着什么珍宝似的伸出慢慢舔□上手指,粉色的舌尖划过白皙的指腹留下唾□液的水痕,自己双手捧着那只手细细抚摸。他时不时揉一下饱满的指腹和摩擦着贝壳一样的指甲勾着唇角满眼笑意。

 

手指被人舔的有些痒,一直送指尖痒到了心里。

 

含着手指吮吸的同时还抬头看向叶修,那人一双明亮的眼眸让叶修刹那间有些失神。

 

“喂,你是喜欢我的手还是喜欢我啊?”叶修突然问道,像是有意去逗弄那人。

 

他顿了顿,眼神在手和叶修之间来回扫视了几下。

 

“都喜欢。”

 

手指从口中拿出来,唾□液与指尖牵扯出的银丝看起来格外暧□昧,那人站起身子将叶修按在椅子上起身吻住,握住叶修的手让他去尝自己手指的味道。

 

手指沾着对方的唾液此时却送到了自己口中。

 

“怎么样......”他轻声问道。

 

“前辈也,喜欢么?”

 

(4)兄控

 

“喏,这个给你你要不。”

 

他把手上的棒棒糖递了过去,想把他口中的烟拿了出来。

 

“诶诶你干啥——”

 

叶修咬着烟的一头不松口,有些口齿不清地说道,“这小儿科的玩意我才不要唔......”

 

“那这个呢?”

 

他又从旁边的桶里掏了掏,拿出那根葡萄味的在叶修面前晃了晃。

 

“不要。”他几乎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侧头懒得去看那人,自己坐在沙发的一边翘着二郎腿享受那根烟。

 

“这个?”西瓜味的。

 

“不要。”

 

“菠子汽水呢?”

 

“不。要。”

 

叶修两眼几乎都快闭上,身体懒散地舒展开来。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翘着沙发扶手,另一只手将烟灰抖落在烟灰缸里。

 

很久没有听到声音,叶修有些迟疑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男人精练的身躯。

 

“哥哥你哪个都不要...那就给你这个好了。”

 

趁人茫然地时候将他压在沙发上,烟早已掉在烟灰缸里,他勾了勾嘴角吻上叶修的唇。

 

嘴里水果糖的味道和叶修口内的尼古丁味交杂在一起。

 

“既然都不喜欢,那就尝尝我这个吧?”

 

(5)恋□兽□癖

 

叶修身体缩在床上的一个角落,死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一早上醒了身后突然多出的一条雪白色尾巴已经让他够难堪的了,更别说被人碰一下尾巴还会产生一阵细微的快□意。

 

那人手指细细摩挲着白色的尾巴,柔顺的毛发摸起来很是松软,时不时捏一下毛发下面的薄□嫩皮肤就能发现叶修身体会跟着颤□抖一下。

 

“......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放手——”

 

叶修翻了个白眼,却被狠狠扯了一下尾巴。而且他可悲的发现,男性象征竟然在渐渐抬头。

 

“没。”

 

那人不仅回答得很是简短,手上的动作也十分利索。

 

温热的手掌抚□摸过尾巴带来的刺激足以让叶修有些难以自持,憋得眼角都有些发红得转过头瞪着他,“你他妈放手不——”

 

“不放。”

 

他揉着尾巴没有其他动作,刚硬的脸部因为唇角的弧度而柔和了几分,只是单单揉了揉尾巴尖便能让叶修敏□感到住嘴也是很不容易。

 

“好玩吗?”叶修咬牙道。

 

“好玩。”

 

呵呵。

 

(6)恋□童□癖

 

“诶诶老叶你——”

 

他打开门一看,床上本来应该躺着的人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被被子裹起来的一团不明物体。

 

“啥玩意......”他吓得噤了声,掀开被子一看眼睛却亮了起来。

 

“我去老叶你不错啊这是咋回事,原来来一发还有这功效竟然能返老还童啊?”

 

被子里传来叶修一声闷哼,“呵。”

 

在被子里裹着的叶修明显有着比先前稚嫩很多的脸,而他的眼神完全不符合这具身体的老成和毒辣。似乎是因为少年的身体骨骼还没发育开,身子矮得能让被子将他从头到脚裹起来。

 

他侧头顿了顿,嘿嘿笑了两声伸手掀开叶修的被子。昨夜放□浪的痕迹还在身上,不过像是被缩小了一般让他感到有些新奇。

 

“咋的,没见过啊?”叶修面不改色地说道,脸皮毕竟厚道了一个境界。

 

“可不是老叶,说真的我真不是变态可是看你这样我真的好像再来一发啊。你看你这身体好嫩啊好白啊。诶你说是不是因为我的精华有促进新陈代谢的功效啊?看着你身体我就好像试试啊老叶反正你也没事干我们再来一次吧。”他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叶修愣是只听懂了他说想再来一次。

 

叶修瞬间翻脸,“滚。”

 

“你看啊老叶你这里好小啊——”他惊奇地指着叶修腿间那处,“原来你以前就不大啊怪不得你现在也只有正常水平。”

 

“难道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不正常?!”

 

完了。

 

叶修脸色一黑,那人小媳妇似地闭上了嘴。

 

(7)暴□露□癖

 

他抓着叶修的手不让动弹,分开他的双腿让他搁在椅子扶手两侧。黑暗的房间让对面包厢根本看不清楚他们在干什么。往下看去是个音乐剧的场所,而隐隐约约已经响起了钢琴声。

 

“你......”叶修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人的双手在他身上肆意游走,若不是脖子上的领带被解下来用来捆缚双手,他大概会忍不住跳起来反抗。

 

去听歌剧的两人身着正装,这也是为什么叶修会带领带的原因。而现在,那人却衣冠整齐自己则被退下了西装裤,下身一阵冰凉。

 

“看不到的,放心好了前辈。”

 

他平静的声音传到叶修耳里,而他就算转头也看不见那人的表情。身上的衬衫被对方解开,手指在游走的触感让他有些细痒。

 

公共场合的羞□耻和刺□激让叶修有些气息不稳。

 

“那...你想做什么?”

 

明知故问,却像是在给自己一个解释。

 

那人似乎从旁边的座椅起来站在他面前,挡住了舞台上传来的唯一光线,他俯身在叶修耳边舔□了□舔耳垂。

 

“当然是,干/你啊。”

 

(8)咬/人/癖

 

“你好了没......”

 

他张口有气无力地问道。叶修额头上满是薄汗,他双手箍紧了那人脖子承受着冲/撞,一下一下像是要弄/坏身体。

 

持续了一夜的动作让他四肢无力,两眼失神的望着天花板还不时眼前一黑就要晕过去,然后又在人的摇晃下醒来。积累到了顶点的快/意让他有些麻木,身体一/颤/一/颤地释/放着然后在酸痛的叫嚣下惨败。

 

“没好!”那人顿了顿让他喘了口气,又继续开始动作起来。

 

叶修忍不住憋足了力气张口咬住他的脖子,身体攀/附在他身上随他晃动。口腔里蔓延着的淡淡血腥让他有些清醒过来。

 

“叶修你——”

 

那人瞪了他一眼,眼角有些发红的趋势却是更加用力得往里顶/去。

 

身体像是一艘在汪洋大海里上上下下起伏的破船,不出一会就要被欲望的海浪给打翻。

 

牙齿刻进脖颈上的薄/嫩皮肤,却激起了人的野/性。

 

舌头扫过留下齿/痕的地方,明显感到那人的一阵轻/颤。叶修勾了勾嘴角道:“要不...换我来呗.......?”

 

这句话还未说完,便被深入灵魂的顶弄打击得魂飞魄散,只留下些许腻/人的鼻音。

 

以下慎入


(9)恋尸癖

 

“要吃这么?”他把桌上的薄饼递给那人。

 

“那要不要还是来一杯啤酒?喜欢青岛的还是千岛湖的,嗯?”

 

他拿起被子抿了一口,侧头笑着看着他。

 

“哥记得你以前是很喜欢抹茶蛋糕的啊。”

 

他又把蛋糕推到了他面前,给他面前的茶杯又续了点热水。

 

“来这儿又不喝茶又不干啥的,浪费钱可不是你的性子啊。”他叹了口气,对上那人冷淡的双眸。

 

对面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他牵强地笑了笑,牵起对方的手,“沐秋?”

 

对面怎么可能会有反应。他嘴角的弧度渐渐消,两眼却是深深的不可置信。他的手指抚摸过那人被汽车碾碎的指骨,上面还残留着用来缝合的针线,身体呈现出的苍白却又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身体勉强坐在椅子上几乎摇摇欲坠,头终于因为无法平衡而一歪倒在椅背上。

 

苏沐秋,你怎么会不回答我。

 

还好。你现在,终于不会离开了我们了。


TBC

评论(52)
热度(554)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