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喻叶/短篇】测谎仪

*再发一次,再吞自杀

*这里巫山,各位早上好

*带着肉渣,不喜轻喷


↓↓↓


食用愉快


(1)

 

叶修盯着自己手上的快递十分钟了。

 

自从退役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哪里有些不对,和喻文州一起的生活也变得有些不对劲起来。叶修很认真地思考过是不是自己到了更年期。

 

但是才30岁的他......应该还没有到吧?

 

对于手上的这个包裹,也是因为两周前在荣耀维护的时候无所事事地浏览着某宝,手滑打开了一个广告网页,然后看到了这样一个长得像手镯的测谎仪。

 

测谎仪?

 

叶修表示十分惊奇,而且对这个长得像手镯一样的测谎仪抱有怀疑,怀疑这个手镯该以什么样的姿势去测谎。然而买下它到底是为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那...既然买了,扔掉也不大好不是么?

 

他拿着快递走到了客厅里的五斗橱边上,翻出剪刀拆开了包装。米白色的手镯看起来像是为女性准备的,一个金色的凹口让手镯能正好固定在使用者的手腕上。他试着去套上自己手腕,皮肤触及到冰凉的金属时却有些不适。

 

叶修啧了一声就将镯子拿下——那么接下来就该等着送给喻文州了。

 

(2)

 

“嗯?什么?”喻文州侧头问道,叶修刚刚说了一大串话喻文州却没有听清楚。

 

厨房里油烟机的吵闹噪音遮掩了不少尴尬。

 

“看看呗。”叶修把盒子递给他,抬头示意他打开。

 

喻文州掂了掂锅将炒好的菜倒进旁边的盘子里,转身洗了个手才狐疑地抬头看向叶修。

 

“什么东西?”他伸手沿着盒子边摩挲了两下。

 

等了半天没见叶修说话,他眯了眯眼打开了盒子。

 

“手镯?”只见那人僵硬的嘴角终于柔和了下来。喻文州把手镯放在掌心观察了许久,在瞥到手镯内侧一个凸起时突然勾起了嘴角。

 

“是啊,喜欢不,哥挑了好久。”叶修面不改色地说道。

 

“当然,”喻文州弯了弯眉眼,笑意更甚。

 

他身体前倾吻住叶修的双唇摩挲了两下,“那真是,谢谢前辈了。”

 

(3)

 

自从送了喻文州那个手镯之后,异样的感觉反而更甚。送一个测谎仪给喻文州,本意并不是对他有多少怀疑,而是只是一时兴起。

 

——好吧,也许是有一点。

 

叶修盯着电脑屏幕耳尖意外地染上红色,拿起电脑旁边的酸奶灌了一口。老酸奶的浓烈味道刺激得他忍不住皱眉,舌尖晕开的酸涩混着清香被他仓促吞下。

 

既然自己也不知道对喻文州感到的异样是什么,那就来试试好了。

 

他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打开了手镯的官网细细浏览着使用规则。

 

【使用者一旦说谎手镯便会自动缩紧】

 

叶修嘴角抽了抽,没有理解什么叫缩紧。

 

明明每一个词都认识,但是放在一起就造成了无法让人理解的困境。

 

他自己噗嗤笑了一声,抛开胡思乱想,拿起手边剩下的酸奶一口闷掉然后起身准备扔到门边的垃圾桶里。

 

“嗯?!——”

 

挪动椅子发出的声响和对方的一声前辈交叠在一起。

 

他转身然后突然对上一人的双眸。那人眼中的笑意让叶修尴尬地不去看他,而电脑仍旧停留在手镯的官网上。

 

糟糕了。

 

叶修表情一僵。

 

(4)

 

叶修面前坐着喻文州。

 

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用茶匙搅动咖啡,喻文州并没有去看叶修的神情似乎是因为早已了然于心。

 

“嗯?”

 

叶修扯了扯嘴角,试图换个话题却在喻文州面前毫无用处。曾经的战术大师与现在战术大师面对面,试图从对方眼里看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手镯怎么样...刚好么?”

 

毫无技术含量的转移了话题,然后就听到对方一本正经的回答。

 

“当然。”喻文州答道,抬头微妙地看着叶修,那眼神像是要把人从里到外给剥个干净似的。

 

叶修呵呵笑了一声去掩盖他的尴尬,眼神四处飘着就是不去看喻文州。内心也是从里到外把喻文州这幅装模作样的表情给骂了个遍,就差没咬牙对他比个中指,想了想还是自己理亏,泄气的往椅子里陷了下去。

 

“好吧,直说。一个手镯而已,那么在意干什么。”

 

叶修像是下了决心,决定破罐子破摔。

 

一段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都是喻文州盯着叶修的眼睛,甚至于让叶修以为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和以前不一样或者变成了王杰希那样。

 

“没什么啊。”

 

他终于出声,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镯摘了下来。“其实这个的确是用来测谎的,不过前辈似乎还不知道它的真实用途吧?”

 

并没有预料之中的质问和一哭二闹三上吊——好吧,喻文州怎么会是这种人。叶修挑眉看向喻文州,示意他继续说。他的确没有认真看过手镯的使用手册,喻文州的话无疑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然后?”

 

“前辈想知道怎么用?那就跟我来个地方吧。”喻文州笑着看向叶修。

 

叶修愣了愣,一个镯子而已,需要这么麻烦?

 

不过,好奇心不让他拒绝。

 

“好啊。”

 

他眯了眯眼应声道。

 

(5)

走链接(喜欢的给个红心蓝手呗x顺便别忘了回来看后文么么艹

不老歌。


“嗯?你说什么?”他凑近了叶修。

 

“......”叶修沉默了半晌,开口道:“****”

 

喻文州双眸微敛,有些危险。

 

叶修明知道是作死,也忍不住不去骂喻文州阴险。

 

动作缓慢磨人至极,而后就算被翻红浪,水乳交融,也顺理成章。





评论(47)
热度(478)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