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all叶/短篇】所谓情趣 (原名:人为烟死鸟为射亡)

*各位晚好,这里巫山。

* 共痴要求让叶修叫喻文州哥哥...我尽量满足她也尽量不OOC,但是依旧预警...我也只能服从了QAQ@碳六氢六_苯宝宝叫小六 应该是这个吧..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注意雷!注意雷!注意雷!

*道具为蜡烛!不喜慎入!

*不喜轻喷,拒绝撕逼,欢迎捉虫(比心)


总之...食用愉快哦√


↓↓↓


叶修以前叫过喻文州一段时间哥哥。


这事情除了苏沐秋他谁也没告诉过。


然后苏沐秋把事带进了棺材里,再也没人知道。


小时候那会,他们俩是邻居。


就是那种抬头不见低头见,出没倒个垃圾摔个碗隔壁都能听见的那种邻居。


喻文州小时候闷声不吭地,总是睁着那双清亮的眼睛看着叶修,搞得叶家俩兄弟还以为喻文州看上叶修了。


那天叶修他妈让叶修去买酱油,叶修揣着钱蹬着小短腿就这么跑去了路口。


买完酱油的小孩低着头数钱的时候,被一群小混混围了起来。年纪轻轻的叶修,差点没吓得将酱油摔在地上。


“叶修!”然后他听到喻文州那温温和和的声音,再然后,那声音告诉他把酱油砸人头上。


他这么照做了,酱油瓶哗啦的一声碎开,深色的酱油迷得眼睛看不见。慌乱之中被人抓着手一路往家里跑去,脑子却在想为什么他会这么听喻文州的话。


那时候小孩看多了白蛇传西游记,满脑子都是命由天定这种昏话。


他觉着自己这么听喻文州话肯定是因为他俩有缘,而且还是那种路遇贵人的类型。


“喂,”叶修在家门口停了下来,“喻文州,我们来拜把好不好。”


喻文州侧了侧头,没懂。


“就是......我叫你哥。”叶修简短地为‘拜把’这个词做了解释。


“哦,好啊。”喻文州又点点头,“叶修弟弟。”


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听得叶修弯了眉眼,觉得和电视里的姐姐声音一样好听,“哥。”


后来,快要奔三的两人阴差阳错地凑成了一对。


直到现在,还甜得像是初恋一样。


——抱着叶修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盯着他,毫不掩饰的眼神吓得叶修以为他又做错了什么。


“文州......咋了么?”叶修讨好地笑了笑,对于这位小时候看起来很软成年后就成了笑面虎的爱人感到很头痛。头痛的原因不只是因为生活上的一些细节,更是因为床上毫不退让的霸道。


哦,其实叶修那么怕也是他自己作死。


毕竟没有哪个恋人会希望看到自己出差回来后房间差点被泡面盒子淹了不是?


为了这事,喻文州只好亲身上阵仔细教了他一节生物课,把人折腾地气都喘不上来气。


“我记得小时候你叫过我哥哥。”喻文州突然开口,而这一开口就把叶修吓了个半死。


“这么久远的事情文州你竟然还记得啊,”叶修笑了笑,尽量将注意力挪到电视上。“文州你看这个广告,里面的演员简直被化得不像人了呀,化妆师是吃屎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他声音慢慢弱了下来,一脸委委屈屈地看着喻文州,“文州啊...那这周我就不抽烟了好吧?”


喻文州斜睨了他一眼,“不要扯开话题,你当我好骗呢,恩?”


“咳,那什么,不是小时候脑子有坑嘛,电视剧残害青年啊,满脑子都是什么缘定终生其实卵都不是,拜把其实你还占便宜了好么——”叶修呵呵了两声,试图去忽视在他锁骨上绕圈的手指,“有话好好说啊文州......”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最近很久没见你弟来找你,他平时不是一直粘着你的么?”他一边说着一边绕着叶修耳边的碎发玩得不亦乐乎。


呵呵,他怎么还敢来啊。叶修干笑了两声,偷渡两包烟的后果就是叶秋发誓再也不相信他老哥了。


哦,去你妈的兄弟情,他呸了一声,还不如两包烟呢。


“...他有事,”叶修抓着喻文州的手不放,“别闹,一会给你做饭去呢。”

   

“唔,好久没听你叫我哥哥......”喻文州顿了顿笑着看向叶修,抓着他的手腕不让他偷偷溜走,“不如你再叫一声听听呗?”


叶修抿着嘴默不作声,实在不好意思再去重复一遍童年的耻辱。


恩,耻辱。


“怎么,不说吗?”喻文州嗤笑了一声,“再叫一次试试嘛,叶修你胆子变小了?”


他转头用眼神诉说自己是不会上这个激将法的当,坚决不会。


“不叫?”


不!为了尊严!为了艾泽拉斯!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


“好吧,”他笑笑,“那就算了吧。”


叶修一脸蛋疼,“...那我先去做饭了。”


他起身去厨房,却被人一把勾住腰部拉了回来。


“别急啊,不如,我们先来个饭前开胃小菜吧?”


......


微博


......


事后,叶修很无力。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为了射放弃烟这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他皱着眉嘲讽了几句,然后泄愤似的骂道:“下次再玩这个就分手!分手!”


“嗯哼。”喻文州揉了揉他的头顶,“哥哥下次带你上天。”


“我擦你玩上瘾了吧你!”叶修一巴掌打掉他的手,“去给哥去买一条软中华,快去。”


成年之后才知道自己其实比隔壁小孩大了不少的叶修,多年后又被坑了一次。


当然,是以一条烟为代价的交易。


只是交易的过程,有那么些不堪...讲述罢了。


FIN

评论(39)
热度(759)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