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all叶/段子】军服诱惑

*各位晚好,这儿巫山

*开学加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军服控表示血槽已空...(手动再见) 啊啊啊啊军服军服军服军服军服军服prprprprprprpr

*OOC,欢迎捉虫

*食用愉快!!!

PS:最后高能不要打我(。)



↓↓↓



【张叶】


“啧,真帅。”叶修突然出声道,似乎是爱不释手地在他领子处摸了两把。


“恩。”对方却似乎反应不大。


他往后退了一步,随着视线而下是白色收腰的军服,黑色的皮质腰带横着穿过两边的环扣,勒紧了腰线。张新杰抚了抚帽檐露出带着眼镜的双眼。上挑的眼角在黑色质感的眼镜下使得他整个人显得格外锋利,却又内敛。


叶修怔了怔,抬手挠了挠他喉结后又转而去抚平金色的肩章。顺便理清了垂下的金黄色麦穗状的肩带。


“挺好看的。”叶修抬头,笑得放肆“改天我也弄一件来试试。”


张新杰不语,掀起头顶的军帽朝着叶修弯了弯眉眼,露出了黑色刘海下一双明眸。


身体呈90度弯曲,右手横过腰部将帽子拿在手上。


——“早安,我的长官。”


【喻叶】


他曲起手指让叶修抬了点下巴,指腹微微在喉结处逗留了一会便下滑到领口。双手灵活地将黑色的领带戴在了他脖子上。


“往后退点。”喻文州轻声道,“转过身让我看看。”


叶修往后退了几步,却没有依言转过身。


“啧。”


喻文州笑着扯过了叶修手臂反扣在他背后。


被黑色军服衬托出的良好腰线彻底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之中。更别说那扣得一丝不苟的扣子掩盖了衣服下的躯体。


手指在衬衫下的皮肤上挠了挠尝到了这微妙的手感。


“放手——”叶修抬头,手臂却被扯得更紧而难忍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骨头被掰得咔擦作响,几乎以为就要断掉。


喻文州俯身,嘴唇贴在他发红得耳廓上一张一阖。


——“你这样,真诱人。”


【黄叶】


“老叶,我帅不帅——”


黄少天将领带摆正,嬉皮笑脸。


一身黑色的军服衬得人更加凌厉,宛如一把利剑在剑鞘中等待开锋的时候。


腰带上的枪套放在正当的位置等待开火。


皮带勾勒出的腰线坚韧有力,军服外却被他套上一件风衣紧了紧领口。


“诶呦我去——老叶,这领带好难受啊,我不要戴了...解开解开......”


他双手还没伸进风衣的袖子里,就开始曲起手臂手忙脚乱地解着领带。本来整理妥帖的头发因为他的动作而有些散乱。刘海都遮住了视线导致那领带扣得越紧。


“啊啊啊要窒息了啊老叶,老叶你救救我——”


叶修愣了一会憋住笑意忙上前给他解领带。


“黄少天你是蠢吗哈哈哈哈哈哈——”


四只手却让那领带绑得更紧。


叶修咳了一声往后退了退。


——傻了吧,爷不会解领带。


【韩叶】


“枪拿好,这次出保镖任务要注意安全啊。”


叶修抬手示意他将自己手上的枪拿掉。


“还有,要记得里面的子弹数量。”


韩文清点点头,因为有些寒冷的天气而披上了军大衣,纯黑色的军服勾勒出叶修所没有的刚劲身躯,他怔了一会然后暗自唾弃了一下自己的软蛋身材,才上前帮他整理细节。


领口有一圈厚厚绒毛的大衣惹得韩文清脖子有些痒,低头整了整领口。


而叶修刚刚伸出的手却落了空。


“啊,你自己来吧。”叶修道,“啧啧,身材真不错。”


他低头的时候原本凌厉的眼神一瞬间消失,只剩叶修尴尬地站在他面前等他抬头。


他站久了都有些无所事事,直到手臂被人拽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注意安全。”


“嗯。”叶修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


“主人。”


【周叶】


叶修捂住了眼睛,感觉内心受到了伤害。


周泽楷脱掉自己的居家衣物露出了叶修绝对没有的腹肌。低头翘着嘴角戳了戳叶修,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叶修觉得他仿佛在说:快,快夸我帅。


他扯了扯嘴角拿起一旁的衬衫,“快穿上——”


太辣眼睛了,眼睛要怀孕了。叶修一脸深沉。


精壮的上身隐隐有些腹肌,衬衫顺着流畅的腰部线条在裤腰处收紧。再往下看就是套在军服里的修长双腿,被擦到蹭凉的皮鞋反着白色的炽光灯格外亮眼。


军帽以恰到好处的角度遮住了他一双明眸。


“小周啊,帽子抬起来点,对眼睛不好。”叶修看着他戴帽子的样子皱了皱眉。


周泽楷摇了摇头,耳廓边的碎发也随着动了两下。


“不行。”


“我是你的。”


“只有前辈,能看。”


【邱叶】


“欸,你们年轻人啊。”叶修摇了摇头叹气,“不要那么冲动啊,看着有枪还冲上去,难道你穿防弹衣了?”


叶修一边用绷带缠着邱非的手臂,奈何刚刚拿出子弹血迹太多,绷带根本不管用。


藏青色的军服左手被撕裂露出了肩膀,右上仍旧完好但也满是血色。衬衫的左手处也脏乱不堪,被叶修嫌弃地卷到肩膀。


“啧。疼不疼。”叶修戳了戳他的伤口,听到邱非一声低低的呻吟。


“疼。”邱非委屈地点了点头。沾着血污的额头还粘着额前的碎发。


看着叶修为他忙碌的样子倒是有些欣喜,伤口从疼痛到麻痒。


“我这里,也有点疼。”


他抓着叶修的手,带到腰带处。


——冰凉的皮质腰带却依旧不能抵住那处的火热。


【肖叶】


单镜眼镜半边挂在耳朵上半边则有一根细链垂到脖子上,像是装饰品。腰带处却有着军部独有的枪套和挂在环扣上的铁质镣铐。彬彬有礼得让人心颤,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领带,整理到妥帖的头发和嘴角恰到好处的微笑。


他脚边还有一个箱子,被看做宝贝一样随身携带。


叶修好久才反应过来,“哟,今天是你啊肖时钦?”


对方点点头,反手拿开头顶上的礼貌笑着鞠了个躬,挂在手臂上的白色西装外套也是像他整个人一样温和有礼。


乌黑的头发垂到耳边遮住了些许视线,肖时钦却不用理会直径走到叶修面前递给他一个精致的瓷碗。


里面盛着依旧温热的白粥,还放了一小勺肉松。


“今天由我来为您服务。”


“先生。”


【王叶】


白色的衬衫下藏了一条从从左肩向下蔓延的疤痕。


脱衣服的时候隐隐依旧能看见那狰狞的疤痕,虽然因为时间的推移颜色有些发淡。


“啧大眼啊,”叶修拿了一坨药膏往他胸上抹去,“小心以后脱衣服把你女朋友吓死啊——”


王杰希沉默,任由那带着薄茧的手在他身上摸了摸去。


叶修见他不说话,也就更加放肆地去调戏这胸前发硬的肌肉,羡慕地摸了两把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惋惜之情。


——好好一块腹肌,有疤痕多煞风景。


“来来来大眼抬个头,你这眼睛上次被子弹擦伤差点就瞎了,再这么整下去你是真的要一大一小了啊。”他摇摇头,左手两指分别扒开眼皮,右手拿着一个微型手电照着他的眼瞳看了看,“到底要不要去做手术啊。”


王杰希摇头,“做手术后要休息很长时间,出任务不方便。”


“这怎么行,眼睛比较重要啊。”叶修表示他苦口婆心,奈何年轻人不听他的话。


他耸肩,整理好衣服站起身:


“不出任务,怎么养你呢。叶医生。”


【伞修】


雪白的军服被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床上。


几乎是崭新的手枪也套在枪套里,甚至有人已经检查好了子弹的数量和保险栓。


一根黑色的皮带和象征着荣誉的金色肩章一起放在叠好的衣服上,最上面是一顶军帽。


帽檐的弧度刚好,像是那人骄傲抬头时的模样。


这个房间有着军人独有的整洁和刚烈,每个物品都以完美的角被摆放在和这个房间里。


床头柜上有一个相框。


相框里的少年笑得愉快。


愉快到永远定格在那一瞬间。


FIN

评论(46)
热度(948)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