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all叶/短篇】那年他们都是朋友

*各位下午好,这儿巫山

*全员同龄设定

*OOC慎入,学校原型为国际学校

*欢迎捉虫

*成员:韩文清,张新杰,黄少天,喻文州,叶修,肖时钦,周泽楷,江波涛,王杰希,张佳乐。

*偷偷艾特一下 @极乐 呐就当是你的生贺吧_(:з」∠)_儿子生日快乐,今年没办法给你寄礼物了抱歉啦w


食用愉快↓↓↓



>



那时候他们都是朋友。


很要好的朋友。


后来他们散了。


各奔东西。


>


学校三年一换班,全部同学重新打散。


那时候六年级的他们,阴差阳错地聚到了一起。


“欸你在看什么,”叶修扯了扯他同桌的袖子,看着他俊秀的眉毛皱到了一起。


“啊...是小说。”同桌轻声道,“你要看的话,可以问他借。”指了指后排的一个同学。


“好啊。”


少年点点头笑得愉悦,和后排的那位同学交流了一下。


“呐,我叫叶修。你呢?”


“喻文州。”


同桌抬头看了看他,又低头继续去做题。


“我好像以前在语文课上见过你。”


“是吗,真巧。”


>


“叶修,这书你都是哪里来的。”


张佳乐扒着叶修的手臂去够他手上的书。


“喏,他借我的。”叶修抬抬头,指着后排。


“哪个哪个——”


“他啊——”


“那个叫肖时钦。”


似乎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到的少年抬头,找到了声音来源,对着他俩弯了弯眉眼。


透过镜片的笑意同样友好。


“喂,肖时钦,交个朋友吧。”


叶修朝着他叫了一声,“这是张佳乐,我小弟。”


“我怎么可能是你小弟啊喂——”


张佳乐揪着叶修的耳朵吼道。


“好好好,你是我大爷。”


肖时钦笑了笑:“大爷你好。”


张佳乐黑了一张脸:“你好,肖时钦。”



>


七年级,初一。


直升中学的学校,课业倒是没有那么紧张。


“欸,你要不要打游戏。”叶修扯着喻文州的袖子悄悄问他。


喻文州不说话,依旧盯着面前的习题。


“什么游戏?”


坐在他们身后的肖时钦好奇问了一句。


“唔...好像是叫荣耀。”


“荣耀?”肖时钦眯了眯眼,“我好像听说过。”


“行啊。”喻文州耸肩,“那就玩吧。”


>


“哇啊叶修你打游戏竟然不带上我们——”


坐在学校罗森门口的少年开始大声嚷嚷起来,“你这么不义气还是兄弟嘛你!”


“好好好,一起一起。”叶修啃着饭团说道,“你们要一起么?”他看向旁边坐着的韩文清和张新杰俩人。


“恩。”张新杰点头。


突然面前就站了一个人,少年微微窘迫地轻声问他:


“叶修...什么游戏?”


“啊小周,你也要一起来吗?”


“恩...要。”


“我和江波涛...都要。”


叶修笑眯了眼睛,“好啊好啊,人多才好。游戏叫荣耀。”


周泽楷点点头走回去又在江波涛身边坐下开始吃饭。


闷热的天气还有蝉叫,九月的夏末却依旧炎热。


“欸——那位——王大眼同学!”


叶修拿着没吃完的饭团朝着准备走回教学楼的王杰希叫道。


“要不要一起来啊——”


话还未说完,便见人转身点了点头。


他切了一声,“闷骚,连声好都不说点头有啥用。”


看了看身边跟他一起走的喻文州已经走到了很远。


嗤笑了一声捏着饭团快步跟了上去。


夏末的少年们。


依旧是少年。


>


打游戏太过兴奋的后果,就是忘了学习。


印着数学五十分的成绩单被发了下来,第二天老师就叫了家长。


站在门边的刘皓偷偷笑着:“一路走好啊,叶修。”


“呵。”他轻笑着示意另外三人赶紧跟上,“来来来,老师请我们四个人去喝茶了。”


到了图书馆,四位的家长全都到了。


八位家长沿着长桌坐下,他们四人倒是坐在了前面,桌子顶端是老师的座位。


“叶先生,您的儿子在学校里倡导同学们打游戏,这影响...不大好啊。”


“是是是,老师,我们会严格管教他的。”


“这不仅是带坏了学习氛围,甚至都拉低了他们的平时成绩。”老师说道,“以前他们四个人的成绩不是这样的。”


他们四人一语不发,喻文州和叶修却偷偷在桌子底下掰着手腕。


叶修一个不小心笑出了声,被叶爸瞪了一眼只能低下头不敢动作。


等了许久,老师的冗长演讲也算是终于完成了。


“游戏不能成瘾,你们做家长的要当心了。”


“谢谢老师您抽时间来和我们做家长的讲这些,您费心了。”


几位家长偷偷塞去了几个红包,笑得委婉。


老师瞬间就眉开眼笑,“应该的应该的。”


回家后也都听到父母跟他们讲到:


“别跟叶家那个小孩在一起玩了,整天打游戏都是什么样子,狐朋狗友。”


唯独叶修的父母把他扔在一边。


“你爱咋咋地,不想学就不学吧。”


叶修轻笑着揉了揉眉心。


“好啊,那就不学了。”


>


老师风波过了没多久,得知能自己开社团的七年级生们兴致勃勃。


“欸我们来开个荣耀社团吧,反正这名字听起来好听,就当是学历史的社团。”黄少天提议道,“这样我们下午就能一起玩了。”


“少天主意不错,”叶修点头,“你们说呢?”


周泽楷想了想,颔首。


叶修扫了一圈众人,也都纷纷答应。


哼,他眯眼,“那我们什么时候约?”


“周三吧。”喻文州开口,“周二想来就来,周三必须来。”


“行行行就这么订了,大眼这次你来给老师递表格?”叶修问道。


在老师那里留了案底的叶修喻文州肖时钦张佳乐四人不能干什么事情,但是其他人还是可以的。


王杰希笑笑,“可以。”


后来这个社团,却沦为了他们插科打诨可以肆意放松的地方。


七年级的他们,笑得放肆。


>


秋游了。


是去植物园。


虽然不是什么很好玩的地方,但是他们依旧很开心。


“老叶你记得把三国杀带上我们可以一起玩。”


喻文州点头,“扑克牌也带上吧,一部分人玩三国杀一部分打斗地主。”


叶修把扑克牌和三国杀扔进包里,“这下行了吧?”


“这下应该够了吧?”张佳乐抱着自己的背包,“我带了三包薯片呢够么?”


周泽楷摇摇头,“玉米片更好吃。”


江波涛见状笑道:“我带了。”


“带水了么?”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带了,有你要的可尔必思和阿华田。”


“钱包呢?”


“在我这儿。”韩文清黑着脸出声道。


“好好好,那我们上车就行,还有十分钟校车就要出发了。”


那天阳光明媚,秋风飒爽。


少年们透着玻璃,看过地上碎影,欢声笑语。


>


“老叶!”黄少天大叫一声朝他跑来,“嘿嘿我这次是年级120你多少啊?”


坐在叶修旁边的王杰希半眯着眼睛突然睁开:“我62,叶修84。”


黄少天撇了撇嘴,表示内心很受伤。


“那文州你呢?”


喻文州从书中抬头,“我啊,59,和王杰希差不多。”


“周泽楷周泽楷!!!你排名多少!!”黄少天转移目标,开始围攻周江两人。


周泽楷:“77。”


江波涛:“101。”


黄少天不死心,“张新杰???”


“34。”张新杰头也不抬,“韩文清72。”


他咬着袖子转头看向张佳乐,“张佳乐你多少,你一定没有排在我前面是吧!一定是吧!”


张佳乐揉了揉鼻梁,“还好吧,也就119。你多少来着?”


黄少天捂着胸口表示吐血身亡。


期末后就要放假的少年们。


依旧笑语晏晏,眉飞色舞。


>


社团都是要传递给学妹们的。


荣耀社团当初到底是没有建成,而是去了一个学长学姐办的漫研社用研究漫画的名头来掩盖他们讨论游戏的事实。


在社团待了两年,上一届的学长学姐早就换到了高中部,而他们现在却在纠结这个漫研社到底该传给哪个学弟或者学妹比较好。


“就她吧,随便选一个咯。”叶修耸肩,“我们为了这个吵过多少次了,这届学弟学妹的素质可都不怎么样,传给谁没差啦。”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冷笑:“当初谁说的责任心,这样不大好吧。”


“那你还想怎么样?弄个测试还是弄个海选啊?”叶修到底年轻,脾气不好几下就吵了起来。


“诶呦你们俩怎么又吵起来了......”黄少天把叶修拉着往门外跑,“王杰希你看着张新杰点啊!”


到了门外,黄少天就开始给叶修咬耳朵。


“老叶,你也是挺厉害的。张新杰平时字都不往外蹦一个和周泽楷一样,没想到这次倒是给你气得说了那么多。”


“嘿你懂什么,”叶修眯了眯眼,“我这叫促进感情懂吗。”


“懂懂懂,”黄少天一边示意喻文州开门一边又把叶修推了回去,对着室内的众人说道“呐叶修刚刚在外面说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事,下一届是谁你们选就行。”


叶修瞪了黄少天一眼。


然后收到了来自黄少天的白眼一枚。


少年们吵架吵到红了耳朵。


最后都又嘟嘟囔囔了几句,笑出了声。


衬着外面微凉的春风,清脆得像是铃铛。


>


学校五年级小学毕业,六七八初中,九十十一十二高中。


八年级的他们,就快要初中毕业。


“张新杰啊,今年没有艺术节,你们说我们要不要参加那个卡拉OK大赛玩玩啊。”叶修下巴抵着课桌说道,“今年真是太无聊了。”


“明年的成绩就要算入以后考大学的参考范围了,没活动很正常,都准备冲刺考个好成绩为九年级做准备呢。”喻文州接过话头,“不过玩玩也好吧,不然太闷了。”


“好啊好啊那我们唱什么——”


黄少天明显来了兴致。


张新杰却依旧兴致缺缺。


倒是韩文清坐直了身子听他们说话。


“既然唱什么都行,那到底唱什么呢?”叶修问。


“朋友。”


“恩?”


“朋友。”王杰希道,“就唱这个。”


“好,”叶修突然声音有些发闷,“就唱这歌。”


“朋友。”


>


教室里都是笔与纸摩擦地刷刷声。


没有人抬头看钟表,只剩那钟缓慢地滴答走过。


“还剩十五分钟。”老师说道。


最后一场考试,所有人都在努力。


考完后是毕业典礼,兴奋是兴奋,却也有被掩藏在心底的不舍。


叶修写完最后一个字,抹了把头上的汗抬头看了看钟。


转头扫视了一圈教室,刚好对上喻文州的眼睛。


彼此笑了笑,是会心一笑。


他拿着笔在指尖转动,不小心失误掉在课桌上发出噪音被老师责怪地瞪了一眼,却又继续我行我素权当是背景音乐。


“还有十分钟。”


叶修嘴里叼着铅笔翻阅着自己的试卷。


他转头看向喻文州,对方也抬头看着他。


叶修挑眉。


难么?


喻文州轻微摇头。


还好。


“叶修!不要再去看其他同学了。”老师在教室里绕了一圈刚好看到叶修的动作,“再这样直接算零分。”


他噗嗤一笑低下了头,将头埋在了双臂之间。


要毕业了。


毕业。


专注于考试的少年们都忘了毕业。


忘了近在眼前的分离和曾经的话语。


甚至忘了那时候王杰希有提到“我九年级要去美国。”


“我和少天去澳大利亚,不过我在悉尼,他在墨尔本。”


“老叶我回日本了,记得想我啊——”


“我,还有江,要去加拿大......温哥华。”


“叶修,我和韩文清要去英国做交换生一年,大概是见不到了。”


>


毕业典礼结束后的他们找着自己的家长,好不容易把正装换了下来聚在一起说了几句话。


不知是谁提了一句:“我们来拍张照吧。”


叶修正想答应,又听人说“太尴尬了还是别拍了吧。”


他拿着手机的手顿了顿,“那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就当是......”,散伙饭。


这个词他一直没敢说出口,就怕自己会撑不住掉第一次眼泪。


吃完饭后他又问了一遍。


“你们真的不拍照吗。”


“不拍——”


他笑了笑,“我们高三毕业再见。”


少年们干杯,玻璃杯里五颜六色的鸡尾酒看起来鲜艳。


两杯下去也醉了不少人。


“我先走了,”叶修拿起大衣,笑着。“再见。”


“再见叶修。”


众人纷纷说道。


再见。


>


少年们举杯时的神情被玻璃杯反光而神色迷离。


那一刻的痛饮灼烧了喉咙。


不知道是谁在看不清的灯光下流了眼泪。


然后又偷偷拭去。


FIN


那时候他们都是朋友。


后来,各奔东西。



………………



以此谨记我那群基友

谢谢在人生最年轻的时候遇见了你们

我们高三毕业见。

评论(34)
热度(539)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