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all叶/段子】先生,您又是什么味道的酒?

#梗自QQ空间,ID余妄,已授权


-下午好,这里巫山。

-OOC慎,手癌慎,欢迎捉虫。

-前天说着没时间更新,转眼就克制不住码了个段子。

-食用愉快

-先生您安,这儿想来问一句,我又是什么味道的酒呢?


>


喻叶


“哦,你问你是哪种酒么?”叶修一脸惬意地坐在沙发上,听到问题后挠了挠下巴:“嗯...大概是白兰地吧。”


“口感么?虽然酒烈,但是入口总是柔和的啊。哦还有——口味甘冽,颜色醇美,余香——”


喻文州挑眉:“你喝过?”


叶修耸肩,“没有啊。”


“那你怎么知道?还说得这么头头是道。”坐在叶修身旁的喻文州伸手揽住他的腰凑近了点,靠着他耳廓说话。


“你远点行不行。”耳廓较为敏感的人对于这招简直无能为力,叶修摇了摇右手上的手机。“当然是我百度的。”


喻文州听完后道:“嗯,果然。”


叶修以为他会生气,听着他的笑声惊讶地转头。


“知道你没喝过,所以特地买了瓶让你尝尝看。”喻文州拿起搁在脚边的那瓶开了封的白兰地,伸手拿了茶几上的玻璃杯倒了五分之一进去,“试试?”


叶修看着琥珀色的液体微微皱眉。


喻文州看着他明显有些犹豫无奈笑道:“你撒谎也不打草稿。啤酒都会一杯倒的人真的喝过白兰地么?”他顿了顿:“所以,来尝尝看吧。我到底是不是像白兰地那样。”


说罢他自己喝了一口,拉着叶修的手俯身压着他吻了上去。


唇齿纠缠,酒香凛冽。


>


韩叶



叶修被眼前那箱摆在茶几上的伏特加诱惑得不行。


那是别人送给韩文清的生日礼物。


叶修本着'自家恋人的酒那就是我的酒的'想法趁着韩文清还没回来开了瓶伏特加尝鲜。是男人对酒总有那么点好奇,叶修这么想着跑去厨房拿了个小巧的玻璃杯,只倒了一点搁在面前。


以玻璃为平面的茶几上搁着的小玻璃杯里面映衬着和玻璃一般色彩的伏特加。


既透明且通透。


叶修拿起杯子轻轻嘬了一口。没有任何附加调料的伏特加软绵清淡,无色无香,实则烈性极强。


大脑还清醒着的这么几秒,叶修觉得送韩文清这礼物的人真是看透了他。如同韩文清一样,初识平淡且平凡,这么喝下去却烈得让人头晕目眩。


所以当韩文清打开家门时,看见的便是一副这样散发着酒气的情景。一人睡着了似的躺在沙发上,一旁的茶几上边是开封过的伏特加,和一小杯液体。


——看着也知道那杯子里该是什么。


韩文清沉着脸去卫生间给叶修拿了块湿毛巾,回到客厅往人脸上一摔使劲给他擦脸。


叶修就这么硬生生被痛醒了:“喂,老韩,你干什么。”


“你动这酒做什么。”韩文清见他醒了便把那块毛巾扔给他,“自己擦擦,一身酒气。”


“这不是没喝过嘛,尝尝看。”


韩文清眯眼:“这箱酒是喻文州给我的。”


“哦?”


“分手了喝这个比较解渴。”韩文清复述了一遍当时喻文州说得话,“他笑得一脸狐狸样,我都还想扔了它,你倒好,迫不及待地喝了?”


叶修啧了一声:“那,分手?”


韩文清斜睨了他一眼,拿掉他手上沾着酒气的毛巾走进了卫生间,留下一句话,惹得叶修笑着倒在了沙发上。


——“你敢。”


>


肖叶


叶修觉着肖时钦这么温吞的性子挺好欺负的——起码比喻文州好。因为欺负完之后,肖时钦总是一脸无奈地看着他,然后叫他前辈。


这更是让叶修变着法地去逗肖时钦玩,不亦乐乎。


那天肖时钦回家之后带了一瓶杜松子酒,他好奇地拿了那瓶酒研究了半天,愣是没看懂标签上写的这是什么酒。


“这是...?”


“这是杜松子酒。”肖时钦笑着说道,去厨房的洗手池洗了个手之后出来坐在叶修旁边,然后沙发又凹下去了那么一点。


“嗯?”


“小戴送的。”他说着拿出了装酒的纸袋子里的那张贺卡,声音带着笑意:“嗯...她说这是去年的生日礼物。”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我们试试呗?”


肖时钦点点头,从他手中拿过酒瓶转身去了厨房找开瓶器。


“我记得家里有高脚杯——”叶修大声叫道:“——拿那个瘦长的啊!那个有点胖的不好看!”


肖时钦开了瓶塞之后便按着他说的去拿了那两个高高瘦瘦的酒杯,里面液体的颜色透明清亮,闻着便有一股扑鼻的香味。


“给。”肖时钦递给他了那杯分量较少的,“你不是很会喝酒,喝酒别喝这么多了。”


说罢,他拿起自己的酒杯侧头看向叶修:“干杯。”


叶修也好笑地陪着他说道:“Cheers。”


两人一饮而尽。


杜松子酒入口微凉,口感爽适,叶修甚至还保持这么几分钟的清明——


直到一股完全不同于醉酒的眩晕感蔓延到脑海开始麻痹神经,尤其在肖时钦凑近他面前说话时更是克制不住。


到底是对恋人了如指掌的叶修此时也拿他没办法,面色潮红地喘息着躺倒在沙发上,接着被肖时钦俯身压上前来。


“下药做什么......啊...情趣吗?”叶修颤着手揉了揉肖时钦眉心,声音却带着戏谑。


“是啊。”肖时钦吻上叶修额头。


“嗯...总不能辜负你们战队那姑娘的一片心意啊。你说是吧?”他闷哼了一声,双腿环住肖时钦的腰部。


“杜松子酒也是烈酒。”


肖时钦答非所问。


>


吴叶


吴雪峰带着一瓶从公司拿回来的威士忌回了家,开门便是自家小队长抽着烟翘着二郎腿一脸阴郁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模样。


好吧,所谓的小队长也不小了。


退役之后的叶修不知道怎么和吴雪峰搞上了,现在两人过得甜甜蜜蜜就差去荷兰领张证书。而现在让叶修黑着脸的原因正是吴雪峰搞的鬼——他拔了他的网线。


叶修的逆鳞大概有五个:烟,荣耀,荣耀,荣耀,和荣耀。


而吴雪峰拔了他最重要的四个逆鳞,让他这么一人无所事事地看了一天的电视,十分痛恨。


“好了,别气了。”吴雪峰上前揉了把叶修和年少时一样柔软头顶,被叶修一爪子拍开。


“走开。”叶修没好气地说道。


吴雪峰耸耸肩,脱了外衣之后坐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挡住了电视屏幕。


“让开让开。”叶修朝他摆摆手。


他不说话,从纸袋子里拿出了那瓶威士忌,还有一包口袋里掏出的进口烟。


他笑吟吟地看着叶修:“要哪个?”


叶修眼珠子这么来回扫着他手上的两个东西, 一个是比较难买到的进口烟,一个是他从未喝过的威士忌。


......好吧,还是向酒妥协了。叶修叹了口气,吴雪峰每次都这样让他内心很是挫败啊。


不过威士忌到手之后便一路小跑着去厨房拿来的两个喝酒用的小玻璃杯,对吴雪峰也没继续冷着张脸。他拧开了酒瓶之后便迫不及待倒进杯子里,一杯递给吴雪峰。


“喏。”叶修还是有些生气的,只对吴雪峰说了一个单字。


吴雪峰笑着接过了酒杯,在叶修喝下去之前抢先自己仰头饮尽,右手紧紧捏住叶修下颚让他抬头。接着,在叶修颇为气愤的眼光下吻住了面前熟悉的双唇,将口中的烈酒尽数渡给对方。


舌头搅弄着口腔内的液体,勾引似的追着叶修口中有些躲避不及的软舌纠缠。彼此呼吸间都是威士忌醉人的气息,浓烈且醇厚。


半晌,吴雪峰才放开叶修。


对方脸色蔓延着潮红,不知道是因为不胜酒力还是那吻太过绵长的缘故。


吴雪峰轻笑着勾了勾嘴角,说出的话却让叶修觉得他好像有点委屈。


“你刚刚没有选我。”


“有酒,有烟,还有我。”


“小队长,你竟然没有选我。”


>


all叶


“叶修么。”喻文州想着对方的问题,然后缓声到:“其实我这人有点轻微的洁癖。他总是一身烟味,最开始我还是有点难以接受的。”


“后来啊,后来做爱的时候,就觉得他那被烟磨出来的嗓音,真好听。”


“那种淡淡的烟草味道,让他整个人更具有沧桑感吧。”喻文州这么说着自己都笑出了声,“我也不是很会形容啊,你问韩文清吧。”


韩文清盯着双手握着的茶杯,思考了片刻才回答。


“不要脸。”属于韩文清一贯的精辟风格,惹得和喻文州并排坐着的肖时钦也克制不住笑了出来。


肖时钦接过话头:“叶前辈一直很开放。嗯...换句话说,就像韩队说的那样吧,不要脸。”他顿了顿:“但是很喜欢,不管怎么样都很喜欢。”


“大概只要是他,不管怎么样都会喜欢吧。”


“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很小啊。”吴雪峰道,“嗯对我来说他算得上小孩了。”


“后来回来的时候,特别惊讶他竟然坚持了荣耀十年,我想也许我自己都不一定能做到。”吴雪峰继续道,“但是他做到了。果断退役,一年后又复出。”


——所以叶修是哪种酒呢?


“唔这个么......”


“还想说他是混合酒来着。”肖时钦笑了笑,“不过,如果硬是要选一个的话,前辈像是龙舌兰吧。”


“刚刚喜欢上他的时候会觉得很奇怪。他明明算是职业圈子里老一辈的人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对前辈竟然有这种感情。”


“不过就算很奇怪,但是后面就好了啊。”


“会上瘾的。”


“就像龙舌兰佐着盐会别有风味一样。”


“但是习惯之后,会欲罢不能啊。”


>


啥cp,你猜啊。


“朗姆酒吧,和他很像。”


“和他在一起就会很开心,永远不缺话题的样子。”


“总是一脸风轻云淡,所以那时候不管是挫折还是喜悦我都没有多在意。”


“因为他在的时候,他就是一切。”


叶修笑着说道,然后倒了杯瓶中的朗姆酒。


“小姐,请。”


“我现在倒是不会醉了,后来退役之后慢慢练起来的酒量。”


“不过他也没怎么喝过酒,应该酒量会比较浅吧。”


“那样就能看到他喝醉的样子了,不会再错过他了。”


叶修晃了晃酒杯中琥珀色且澄亮透彻的液体,“古巴当地的朗姆酒,香味很淡,不会刺鼻,还习惯么?”


“当时因为要当职业选手所以就不不能经常喝酒。他成年的时候我去买过两瓶果酒...嗯,就是RIO。”


“大概一人一瓶的程度下去就醉了。现在想着应该不是因为酒精的原因,是因为和我一起喝醉的人是他吧。”


“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也有自己的生活了,人总要向前看的。”


“小姐,刨根问底可不好啊。”叶修笑道,转头朝着在餐厅门口张望的喻文州招了招手。“我爱人来了,抱歉,先走一步。”


“——嗯?你问我以前那朋友叫什么么?”


“——他姓苏。”


他姓苏,名沐秋。


>


黄叶


黄少天看着叶修给其他人都评价了一遍他们是什么酒也羡慕得不行缠着叶修问他自己属于哪种。叶修一边铺着从阳台上抱回来的被子一边却被黄少天头疼。


“叶修叶修叶修,你说啊你说啊我是哪种酒啊!你给队长还有韩队他们都说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啊,我很好奇的你知不到啊!”黄少天摇着他手臂,“喂叶修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好了好了你别摇了。”叶修叹了口气拍开黄少天扒着他袖口的双手,“你就是,就是那个...那个啥......有点想不起来啊——”


“噢想起来了!就是那个——”


叶修话未说完便被黄少天打断。


“我知道了!是不是朗姆酒!我这么开朗吧而且无时无刻都不会没有话题啊肯定是朗姆酒对不对!嘿,我们两个真是心有灵犀啊果然。”


“不是不是。”叶修摇头,“少天,你知道的啊。”


“——我从来不喝假酒的。”


FIN

评论(27)
热度(783)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