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all叶/长篇】A³

*各位午好,这儿巫山

*姑娘们新年快乐,寒假愉快

*ABO,AAA,3P,OOC,手癌慎入

*哪位姑娘瞅见了错字麻烦留言一下呗,十分感谢.鞠躬

*求不屏蔽我谢谢你了大爷,管理员行行好。跪



16


那天喻文州做完之后把叶修抱进浴室去洗漱,折腾完给他伤口处抹了点双氧水再次清洗了一下就双双倒在床上睡着了。喻文州倒是睡得挺快,叶修却迟迟有些难以入睡。


思考了很久喻文州最后说的话,才反应过来其实曾经他也是荣耀职业圈的一员。


第四赛季,蓝雨,喻文州。


那位被他看好却突然退役的少年?


叶修翻了个身,突然压到了胸前的伤口倒抽了一口冷气,小心翼翼地翻过身面朝着天花板,转头看向喻文州睡颜。


对方眼睑下淡淡的青色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安然的样子和平时生活中温和的性格如出一辙,是偶尔会突然爆发打得叶修措手不及。光是看着脸喻文州的脸叶修也没办法将他和蓝雨那个退役的少年联系起来。对于那人就是喻文州这个认知叶修依旧有些难以置信就算两人名字相同。


“喻文州……?”叶修小声凑在他耳边呢喃道,可惜喻文州也只是轻轻嗯了一声继续睡觉。


“戚——”


然后两人相继睡去。


>


叶修这几日总觉得颇为难受,骚扰他的不是伤口而是那小巧的纯银乳环总会一晃一晃地分散他的注意力。伤口很快就愈合,只是胸前那处无法适应坠坠的感觉。被开发到敏\./感的器\\/官每天都在饰品的折磨下很容易就情动,仅仅是在行走时与衣物摩擦都能带来不一样的感受。经常伸手去裤兜里掏烟的时候就会突然顿住然后只能弓起背部让靠着前胸的衣服稍微远离。


“喂,喻文州。”


“王杰希是回去做什么?”


“……”


一瞬间双方都安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多次以出差为借口回到A市却未免有些太过频繁,叶修就算没有什么商业天赋但是打职业比赛练出来的观察力敏锐得不是一点点。


“喂,文州啊,是什么事你们这么神秘啊。”叶修放开了双手,抱胸靠在料理台上看着喻文州的背影。


“唔……”


喻文州放下菜刀,转过身一脸思索的表情:“这个嘛……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他看了眼开始散发热气的砂锅关了煤气,将砂锅里的菜给盛进了一旁的骨瓷盆里。“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你父亲发现你和我们混在一块,把我们叫过去讨论一下结婚的事。”


“咳——”


叶修正忙着往嘴里塞刚刚盛出来的一盆子糖醋排骨,被吓得骨头卡在喉咙口差点吞了下去。喻文州一看赶忙给他顺气让他把骨头吐了出来,一脸无奈。


“……这是怎么回事?”叶修好不容易顺了气一脸诧异地看向喻文州,这人明明一周前才表白…这速度未免太快了点吧?“人老了受不住这一惊一乍啊喂。”


“开玩笑啦,三个人怎么结婚。”喻文州笑道,“但是好歹让你父母知道一下吧,别到时候说我们拐了叶家大儿子得多难听。”


“难道不是吗?”叶修嗤笑。


“唔,总之没什么大问题,你不用担心。”


喻文州虽是这么说,但是叶修心里依旧忽上忽下地难以冷静。他父亲的性格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最初也是因为不想继续相亲才被逼近了酒吧试图找个看得上眼的人——所以才阴差阳错地遇上了喻文州。


叶修觉得自己是有够可以的,不过却不后悔。才活了三十年便干了两件只有叛逆少年才会干的事情,还是特别严重的那种——离家出走,打游戏;找了Alpha当爱人不说,还一找就找了两个。回家后说不定进门就是一沓报纸摔在脸上,叶修啧了一声,将还残留着糖醋味道的手指舔了个干净。


喻文州将最后一个菜盛进盘中之后洗了个手转身就抱住了叶修厮磨,连围裙都没解。眉眼带笑地看着叶修:“好吃吗?”他指那盆糖醋排骨。


“好吃。”


叶修刚刚说完喻文州便张口含住了还沾着他唾液的手指。舌尖划过指腹细细舔过指尖上的纹路,牙齿磨咬着柔软的指腹,偶尔流连于指甲下的薄嫩皮肉甚至海会带起一丝痒意。


“啧,别闹了。”叶修亲了口他唇角。


菜饭刚刚端上桌的时候叶修听着他自己手机响了,便搁下筷子起身去找手机:“我电话响了,我去接一下。”


电话一接通,叶秋语出惊人——


“叶修,你你你、你怀孕了?”


接到电话的时候叶修刚刚坐下来往嘴里塞了根芥蓝,一口芥蓝还没有嚼好就这么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折腾了半天才咽下去差点将他噎死——不过这远没有他听到的话来得刺激。


叶修看向喻文州用眼神询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喻文州却只是笑笑。


——“你哪听来的?啊?”


“爸跟我说的。”叶秋语气听起来十分严肃,“‘你让你哥快点回来,还有那个…他另外一个姘头。’”


叶秋复述了一遍叶父说的话,叶修心里便已了然,王杰希这次回去肯定对父亲说了什么。


“父亲很急?”叶修挑眉,打开了手机的免提键。


“急,”叶秋答道,“急到想要立刻、马上、现在,就抓你回去相亲。‘你说一个Alpha怎么就......’”


叶修站起来揉了把喻文州的头顶,自己拿着移动电话到阳台上去,关了门和自家弟弟说话。


不过这电话聊得时间有点长,长到喻文州都吃完了晚饭将他面前自己使用过的碗筷都洗干净开始用毛巾擦干。


叶修挂下电话后双手撑在桌前就这么看着喻文州,想要个答复。


喻文州则拿着块白色毛巾擦拭着手中还在滴水的瓷碗,像是在拿丝巾去擦拭钻石切面一样动作行云流水。那水有不少顺着碗边滴到桌上,还带着一股洗洁精残留的柠檬味。


叶修就这么看着他直到他把瓷碗一丝不苟地擦得没有任何剩余的水渍,显得那白碗边缘的线条圆润得可爱。喻文州就这么沉默着叶修也拿他没办法,无奈道:“你厉害行了吧。”


“你们俩背着我搞什么呢?”叶修揉了揉眉心,“你自己都知道我其实还是个Alpha,再怎么样也不会……怀孕啊。”


对方放下手中的马克杯满眼笑意地看着他:“但是这样方便以后说话啊。”


“说话?说什么话?”叶修像是被气乐了。


喻文州勾了勾嘴角,“当然是,为找个合理理由和你同居啊。”


叶修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笑了出来,这事叶修本来就不觉着是件大事,只不过被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人这时机和借口搞得有点懵。“就这么想和我同居?”


对方点头,一脸认真。喻文州做出了反应这次却轮到叶修没有答复,反而继续吃他还那没有吃完的晚饭,先前那盆他觉得味道有些不算甜的糖醋排骨现在却酸甜到刚刚好。喻文州的手艺算得上不错,完成了项目之后就不用经常去外面的饭店吃饭,那在家里等喻文州晚上下厨几乎变了每天最让人期待的事情。


叶修揉了揉小腹,想着一碗饭下去怎么还没有饱腹感......不过喻文州的做法,对于一个前身为职业选手并没有什么时间讲究吃食的人来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先抓住男人的胃”实在是太正确了。


“不是已经同居了么?”


叶修吃完碗里最后一块糖醋排骨拿着纸巾擦了擦嘴角,“嗯?”


喻文州顿时笑弯了眉眼:


“是啊,已经同居好几个月了。”


>


叶父让叶修回去,叶修也不好再耽搁下去,接到电话的当天晚上就拿着喻文州的平板订了两张火车票带着钱包手机直接上路了。


——是男人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叶修突然想到订票界面时出现的广告词,然后呸了一声唾弃了一下自己百年难遇的文艺心情——矫情什么,就是回个家而已。


然而这辆从C市到A市的火车只需要四个小时,事实上却将叶修折磨地难以安静下来。


这罪魁祸首还是胸前那串首饰。自从穿环之后叶修便没有出过门,家里屯着的几包烟足够他抽到下个月,没了工作要做更是被人伺候地不需要出门,这下叶修每天就在家里穿着件领口宽大的老头衫整天在家里这么晃来晃去。不过这次回家,总得换身衣服好见人吧?


叶修出门的时候穿了件休闲衬衫,外面风衣一披在套一条裤子算是完事。刚刚出门的时候他倒是没觉得什么,在检票口却感到了尴尬。人流互相推挤着试图加快检票的速度,虽然喻文州在他后面帮他挡着只是还是抵不过后面人群的推搡。不时地一个跟跄撞到前面的人,那处乳/.\环像是被人牵扯着似的荡得他难以平静下来。叶修想着若不是穿了件风衣,大概一件衬衫是遮不两处因为情\./动而挺\./立的那两处。


上了火车之后喻文州看着叶修脸色不大好,便问了句他怎么了。


叶修无奈道:“......就是那儿啊。”


喻文州:“痒?”


“......就是荡得很难受。”


喻文州突然低声笑了出来,拽着叶修的手腕把他带到了火车的厕所里。


“我有个办法可以它不荡。”喻文州这么跟叶修说道。


狭小的厕所里站了两个大男人,空气滞瑟不甚流通,叶修觉得自己耳廓都能感觉到喻文州说话时吐出的气息。


“什么办法?”


叶修刚刚问出口便下意识觉得不好,果然喻文州手心又是一个创口贴。


“你怎么每次都有这种东西?”


“万一磕着碰着了...防患于未然嘛。”喻文州说着解开了叶修衬衫的纽扣,手指揉了揉左/.胸.\那处挺立的RU/.\首,“贴起来的话,就不会乱动了啊。”


“怎么贴?”话一出口叶修都想扇自己一耳光,果然喻文州一脸笑吟吟地撕开了窗口贴两端的贴纸。


“我帮你。”


创口贴的一头穿过乳./环,让乳/.环下垂后竖着覆盖上了那处。皮肤都被绷紧了似的,有一种被蚊子咬了却只能隔靴搔痒的难耐感。


叶修看他贴完彻底黑了脸:“你这和没贴有什么区别?”


“别急啊啊,再贴一个。”


这次横着贴,直到将整个物体都牢牢固定在胸前不会再有任何晃动。


喻文州笑着抚平了叶修眉心,俯身上前吻住了唇瓣舔了舔。


叶修身体一顿,推开他自己径直打开了厕所的门快步离开。刚刚那一幕让他想起最开始和喻文州王杰希两人在餐馆相遇然后他仓皇进入厕所被喻文州发现的事情。


何曾相似的场景啊——叶修拧开他面前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看着喻文州回来坐在他面前的位置上不置一语。


“快到了就叫我一声,叶修。”喻文州说着,转头靠在窗上闭上双眼。


“哦。”叶修应道。


TBC

评论(15)
热度(368)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