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山诡骨

"It's lust at first sight"

【all叶/长篇】A³

*下午好,这儿巫山。

*元宵节快乐,祝愉

*ABO,AAA,3P,OOC,手癌,剧情废,慎入

*若瞅见错字姑娘们麻烦留个言呗,十分感谢。鞠躬


17


四个小时的火车,终于慢悠悠地开进了A市的火车站。一下车叶修便拖着喻文州的手一路朝着火车站门口排着的一溜出租车跑去。


“这么急?”喻文州挑眉。


“不,来晚了就要等很久。”叶修伸手拦下一辆车,“大老板每次都有人接送,今天就跟着我这个小市民坐一次出租车吧。”他打开了一辆的士的后门,单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先生,请进。”


两人上车之后叶修像是迫不及待地摇下车窗透气,无法忍受里面这股闷热的气息混杂着的廉价烟的味道。


“师傅,去松江,到青浦交界的地方那桥一下来第一个路口大转,观庭。”司机应了一声,自行开车上路。叶修转头,只见喻文州手肘撑在车窗上看向他言笑晏晏。


叶修微微皱眉,“你——”


“还难受么?”喻文州问道。


他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喻文州说的是什么,看着他一脸面不改色:“嗯,习惯了。”


喻文州看了眼坐在前排认真开车的司机,然后嬉笑着将叶修拉到了自己身边:“坐近点。”


叶修挣开他的手,“干啥。”


喻文州不顾叶修反对,将他硬是拉近自己肩膀靠上右肩。“要睡一会吗?”


在火车上颠簸四个小时没有合眼,车厢内的嘈杂噪音逼得他老是按耐不住去吸烟区抽烟。一个早上就抽完了半包烟,他看着那盒价格有些昂贵的尼古丁都颇为肉疼。不过这种时候,对烟民来说,尼古丁才是堪比咖啡的良药。


所以喻文州这么说着,原本一直紧绷的大脑陡然放松下来,太阳穴靠在他肩膀上愈发沉重。


“嗯。”叶修应了一声,算是屈服于早上乘车的疲劳。


喻文州笑着揉了把他头顶的柔软发旋,揪着一根没有打理好的头发把玩着,“那你睡吧。”


“——欸,小伙子。你们俩,Alpha?”前面正在开车的司机趁着红灯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你爱人?”


“是啊。”喻文州笑着掀唇答道,“我爱人。”


“认识多久啦,我女儿也是个A和她女朋友都结婚好几年了。”司机师傅笑呵呵地继续说着,绿灯一亮,又是麻溜地踩下油门过了十字路口。


“很久了,六七年了吧。”


“哇这也挺久的了。”师傅又道,“我女儿和她媳妇小学就是同学,上完大学两人就领证了。”


“恭喜啊。”喻文州道,右手以一种别扭的姿势去石头捏叶修鼻梁,硬是将快要沉入睡眠的叶修给叫了起来。


叶修拍掉他的手,冷冷看了他一眼。


“睡觉。”


喻文州连忙点头道好:“不聊了,我爱人他有些困。”


司机点头应下:“好的好的,还有一个小时才到松江呢,是该睡会儿。”


>


到家的时候,是喻文州连拖带拽地将叶修拖下了车。叶修一脸睡眼朦胧的样子看得喻文州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将人先坐在叶修自家门口的长椅上,自己跑去按门铃。


可笑的是,开门的人不是叶父叶母,而是一个熟人。


“王杰希?”喻文州一脸惊讶。


王杰希抱胸靠在门框上,看着喻文州将叶修叫醒,然后叶修看见王杰希的时候也是惊讶地呛到了自己口水。


“你怎么在我家?我爸妈呢?我老弟呢?”叶修见面就是一连串问题砸了过去,说得像是王杰希绑架了他全家一样。


“这么久不见,你就这个反应?”王杰希道,“我很想你啊,叶修。”


“别,别恶心我了。”叶修摆摆手,“进去吧进去吧,外面挺凉的,站着退都酸了。”说罢他拽着喻文州的手腕进了房子。


喻文州跟着叶修进屋,走过王杰希时朝着他轻笑了一声。这一声便包含了对这位无法铲除的情敌的嘲笑——叶修到底对王杰希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有些生气,更何况用的是那么一个荒谬至极的借口。


王杰希挑眉,跟着进了屋内还顺手关上了大门。


叶修父母毕竟以前也是个集团老总,住的地方不是奢华却被布置得很有风格。他们三个坐在客厅的沙发的,喻文州和王杰希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叶修则伸了个懒腰一下趴在他家那张自己从小就很喜欢的,软到让人陷进去的双人沙发上。


他双手舒展着,却突然倒抽了一口冷气。


“嘶——”


原本在另外两人听起来极具诱\惑/力的呻//吟戛然而止。转头一看,叶修急急忙忙爬起来不敢再趴在沙发上。喻文州很快就了然叶修不敢趴下的原因,而王杰希依旧一脸莫名。


王杰希侧头看了眼喻文州:“他怎么了?”


“你说呢?”喻文州笑得更为灿烂,“不如你亲自去看看?”


>


微博走这里【老样子,后文走LOF

不老歌❤

>


“哈啊......”


眼前出现片刻的白芒,在王杰希那根沾着浊//液的修长手指在他唇瓣上揉按时他才缓过气来。胸口的濡//湿感和残留的痛意夹杂着丝丝酥麻迟迟不散。


然后在王杰希一如既往低沉且带着轻微笑意的声音中彻底回过神。


“叶修,你射了。”


TBC

评论(22)
热度(504)

© 巫山诡骨 | Powered by LOFTER